皮皮pp不皮皮

【银鹰】皮特罗认为自己很普通(一发完)

明明是银鹰被我写的像是银鹰银……(bushi)

又名《知心导师克林特》

皮特罗是一个很普通的中东男孩儿,他有一个小十二分钟的漂亮妹妹,一对爱他们的父母,一家人住在一个普通温馨的小别墅里,是索科维亚普通而幸福的一家人。

就连索科维亚,也只是个处在战火连天的中东的普通小国。

“你可太不普通了小子。”克林特有时候会笑着和他说,他粗糙的手指穿过皮特罗的发丝,轻柔的爱抚着,“你的人生很伟大。”

但皮特罗一点也不这么想。

他经历每一个战争国家人民经历过的,炮火,血腥,死亡,失去,流离失所。只剩下彼此的兄妹俩就和每一对幸存的兄妹一样,怀着仇恨相互扶持的走了下去。

这世间有无数人心怀仇恨,皮特罗只是其中普通平凡的一个而已。

皮特罗偷过东西,抢过钱,打过短工,挨过打,反抗过,被解雇过,打过别人,当过小混混,一如既往的爱着他的妹妹。他像一个普通的战争幸存者那样艰难的生活着,生活很普通,每一秒都充满了绝望。

和每一个普通人一样,皮特罗也做过勇敢大胆的事情,他和妹妹一起参加了人体实验,因为他们像所有心怀仇恨的人一样的渴望着复仇。

这一点也不特殊,一点也不伟大。

“你救了我,你知道的。很少有人能这么做。”克林特大笑着拍他的肩膀,像个知心大哥一样搂着皮特罗,“英雄永远不会普通。”

“你也能为了拯救别人放弃生命,每个人都能这么做。”皮特罗反驳道。

克林特吞了一口酒,有点自豪的说着:“哼~那说我明我也不普通。”

但克林特其实也很普通。皮特罗这样想着。

皮特罗有些时候显得不善言辞,他很难和旺达以外的人正常的友好的交流很久,这是他的生活习惯,毕竟有那么十几年的时间他只能和旺达说心里话,他就和普通的忧郁小青年一样,每天都顶着黑眼圈围着妹妹团团转。另外的时间里,只有克林特能和他好好的聊两句。

“你喜欢植物吗?”有一次克林特这么问他。

“喜欢。”皮特罗回答。

“那可真棒!”克林特高兴的拍了拍手,从厨房的桌子底下拿出一个小餐篮,“来吧,我们去野餐,基地边上的小山坡风景不错,正好给旺达和幻视留点空间。”

“什么?不!”皮特罗尖叫起来,他用力的踢了一脚桌子,让斯塔克可怜的家具发出一声悲鸣,“我才不要让幻视这个奇怪的家伙泡我妹妹!”

“嘘——嘘嘘——”克林特揽住他的肩膀,“旺达是个大人了,她知道该怎么应对,你这样限制她谈恋爱的自由可一点也不好。”

“一个哥哥担心妹妹有什么不对?这太普遍了!如果你也有个妹妹的话你就知道了!”皮特罗抗议的说着。

克林特无视他的抗议,不容分说的勾着他的脖子把他往外拖:“太不巧了小子,我是个弟弟。”

皮特罗总是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完美的哥哥,但他总是沮丧的发现旺达很多时候都比他要成熟。

“没有超能力的我太普通了。”帮着克林特在草地上铺桌布的时候皮特罗沮丧的说着,“我希望自己能够变得特殊一点,我既没有特别聪明,也没有什么特别擅长。”

克林特笑嘻嘻的从餐篮里拿出一个三明治嚼起来,他很轻松地说:“我觉得你够特别的了,有超能力还不够特殊的吗?”

“那又不是什么与生俱来的能力。”皮特罗嘟囔了一声,“我能跑得很快,但我除去这个呢?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而已。”

克林特终于皱起了他的眉头,他有点担忧的问:“是什么让你这么想的?”

“我不得不这么想。”皮特罗说,“我有点没目标了,我曾经以为复仇是我人生唯一的道路,现在挡在我面前的已经不再是复仇了,旺达也不再需要我的保护……我……我有点……不太舒服。”

克林特吃惊的看着他,他立刻赌誓:“不,这太不对了!我一定要让你知道自己有多特别的。”

皮特罗心不在焉点点头。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在一个复仇者很难的都在的无所事事的下午。克林特召集了所有人,并把皮特罗摁在了椅子上。他清清嗓子指着一脸疲倦端着咖啡的斯塔克问:“皮特罗,你现在对铁皮人什么感觉?”

“什么?”皮特罗震惊的睁大眼睛看着他,然后眨眨眼看着在那儿强作镇定的斯塔克。亿万富翁看起来有点紧张,他不动神色的直了直背,脸色一成不变的盯着黑漆漆的咖啡。

其他说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其中旺达的目光里充满了担忧。

“没什么感觉……”皮特罗说,他坦然的看着斯塔克的眼睛,“事实上,我还是很恨他,但他并没有我认为的那样坏,也没有在发疯……我只是一直都活在仇恨里,这很难改掉。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

斯塔克把自己窝回了沙发里,看起来更加疲倦了,他喝了口咖啡,兴致缺缺的说:“了不起——”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在乎这点破事,但是皮特罗觉得他其实还是有那么点在乎的。

皮特罗从来没有和斯塔克单独共处的机会,他很怀疑就是因为对方认为他还在真情实意的恨着他。这倒也不算是假的,但是皮特罗正在尝试修改他的情绪。

“我们很高兴你能说出来,皮特罗。”队长永远都在用爷爷辈的关怀方式关怀皮特罗,“你看起来一直很阴沉,我们都很担心你没能走出阴影。我很高兴你正在变得更好。”

皮特罗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很明白复仇者们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没事。”他强调,“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有什么能更糟呢?”

“真心希望你是真的这么想的。”克林特漫不经心的揉着他的头发,低沉的说着。

人的潜能是无限的,皮特罗总是在试图让自己变得更快。生命是如此的脆弱,面对危险流逝的速度又快到难以让人捕捉,皮特罗的人生是在死亡的阴影下度过的,然后他又亲身体验了死亡的感觉,那真的不让人喜欢。如果皮特罗能超过生命流逝的速度,那他的人生也许都会变得不太一样了。

他把两个孩子护在胸前,从爆炸中的别墅里闪了出来了,其中一个孩子在他发现他之前就被一根钢筋刺穿了小腿,皮特罗疲惫的喘了口气,把受伤的孩子交给神盾探员。

战场上的生命是这么的脆弱。

皮特罗只是在中东某处执行任务,身边没有别的复仇者,只有同行的一队神盾局特工。当路过这片战区的时候,小时候痛苦的回忆牢牢地抓住了他,让他立刻停下了执行任务的步伐,像一道风一样窜进枪林弹雨中,把那些无辜求救的居民们拯救出来。

“谢谢!谢谢!”有些人哭着向皮特罗道谢,他很明白真正让他们痛哭的不是获救,而是恐惧。

“没事了。”他简短地说,因为他不是很会安慰人,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想没轻没重的开个玩笑——他现在已经能够在斯塔克面前做到这个了,这是个天大的进步——但是很显然他现在说不出来。

战争。

他的喉咙像是被这个词彻底的梗住,除了一些干巴巴的词语以外什么都说不出来。

最后他毁了那些士兵们的枪支弹药,就和他毁掉奥创复制体一样的轻松。

任务被拖延了一天,皮特罗和神盾的队伍帮助安置了那些战争难民们。皮特罗很清楚他的所有行为都是治标不治本的,但没有人因为他的决定去责怪他。

“这很好。”克林特咬着汉堡和皮特罗一起坐在汉堡王靠窗的位置上,“你做的很不错,知道你救得那些人都在叫你什么吗?‘穿越空间的拯救者’哈哈,你快到他们根本感受不到自己在移动。”

皮特罗苦闷的咬着可乐的吸管。

“咬吸管不是个好习惯,你该向你妹妹学学,她从来不咬吸管。”克林特把变扁了的吸管从皮特罗嘴里拿了出来。

“我不太明白。”皮特罗握住克林特捏着吸管的手,把它摊开来仔细的摸索,看起来只是一个思考中的无意识动作,“我差点搞砸了……任务。我以为你们会挺生气的……那挺重要的……”

克林特哼哼了两声,捏了捏皮特罗的手指,严肃地说:“看着我,皮特罗。”他强硬的用一只手摆正年轻人的脑袋,“看着我,皮特罗。那个任务很重要,没错。但是,相比而言,更重要的是你拥有一颗善良的心,也没有被恐惧打败。”

“是……是吗?”皮特罗犹疑看着克林特的眼睛,在阳光底下那双眼睛看起来就像是冰蓝色的玻璃,室内不是很亮的地方看起来就更像是海蓝色。皮特罗被它们吸引了。

“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好看吗?”克林特笑了起来,“它们看起来像宝石。”

“不,没有。”皮特罗说,“但我猜你的眼睛一定不是第一次被夸赞了,它们真的很好看。”

克林特耸耸肩,揉了揉皮特罗的头发。

在之后平凡的某一天中,皮特罗和克林特在一起了。和普通热恋中的情侣一样,他们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就搬进了一间房间。外出进餐吃情侣套餐,早上起床先亲吻一下再去刷牙洗脸。他们的牙刷和毛巾靠在一起,睡衣和T恤靠在一起,手表和鞋子靠在一起,两颗心也靠在一起。

皮特罗拥有了一个英俊的男友,一段平凡甜蜜的爱情。

“也许平凡很好。”皮特罗吻着男友的嘴唇说着,“我应该享受平凡。”

克林特被他吻的咯咯直笑,环着对方的脖子说:“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到现在还觉得自己平凡。”他摁着皮特罗的头,让他们的眼睛对上彼此的,“看着我,皮特罗。你太特殊了,你为我活了下来,从没有人为我活下来过,你是唯一的一个。”

事实上皮特罗已经想不起来那段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的日子了,他也不是那么清晰的记得自己如何战胜死亡的,他真的是为了克林特活下来的吗?他不知道,但从这一刻起,他明白自己活下来就是为了等待现在的生活。


THE END

看着很多篇银鹰基本上都是看似克林特在宠皮特罗,但实际上是被皮特罗宠,今天我就要写克林特疯狂宠小孩!

以及求评论

评论(12)

热度(106)

© 皮皮pp不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