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pp不皮皮

【狼队】理想乡

《旧时光》参半短篇其四

这算是我的狼三后畅想吧,第一个写出来的参本文章其实就是这个

终于全部放出了,可以安心爬墙了

没有捉虫,没有逻辑,行文智障,狗屁不通,结局粗糙

我们制作组已经开始策划圣诞本了,求你们到时候买吧

跑了跑了

--------------------------------------------------


罗根关掉卡车的车门,这个可怜的老伙计猛地一颤,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


罗根烦躁的抹了把脸,转身去后备箱拿他和劳拉那些少的可怜的行李,而那个该死的比罗根还犟的小姑娘,靠在后座的玻璃上睡得正香。


“下来!”罗根拉开车门,强硬的叫醒劳拉。


劳拉惊醒了,下意识抓紧手上的背包,然后朝罗根呲牙咧嘴了一会儿,最后乖乖地拿着自己的背包和弹力球下了车。


这可怜的父女俩又要开始往新家走去,并且尽自己所能的讨好新房东(也许说让房东发狂可能更贴近事实)。


他俩上一次或者几次在出租房里斗殴,破坏家具和玻璃,再加上罗根酗酒以及嗑药,整个房子乱到旧房东发飙,并且发誓把房子租给父女俩简直是人生中做过的最愚蠢的决定,然后罗根就被退了当月的房租和他的小混蛋女儿一起被扫地出门。


而劳拉对着可怜房东竖中指的行为一点也没能帮到他们。


顺带一提,罗根酗酒和嗑药是因为前一阵子他失恋又事业,谁让她和自己的上司(酒吧老板娘)搞到了一起,而那个性感的白种人在劳拉试图用爪子在她美丽的脸上画画的时候夺门而逃,并且尖叫着让罗根和他的疯子女儿离她远点。为此罗根甚至还失了业,失恋对罗根不算什么,但失业可就是大事了。不过罗根还是当着那个女人的面(用他自己的爪子)演示了一边什么叫做真的疯子。


当然了,虽然劳拉不听话,挑食以及该死的难伺候,但是能骂她的只有罗根一个。


反正父女俩很不幸的再次露宿街头,靠着罗根在地下拳场打拳浑浑噩噩过了几日,有几次劳拉跟着罗根跑进那个乌烟瘴气的地方打算和她爸一样当个地方拳霸,但是可惜的是,这地方看不起小姑娘,于是劳拉在差点捅了人的时候被她爸无情的丢进卡车里。作为报复,小姑娘划花了驾驶座的椅子,让她爸的屁股受了好几天的酷刑。


而罗根对此毫无办法。


好在事情在罗根差点放下尊严去出卖肉体的时候出现转机,当初被劳拉拼了小命也要救的老头——查克突然出现在他们身边,这个当时老年痴呆,没事就喜欢瞒着罗根和他女儿内心交流的光头老爷穿着高档西装坐着现代感十足的金属轮椅,后头还有个又高又瘦的老头给他当苦力,一脸慈祥对罗根说:“好久不见老朋友,为了感谢劳拉和你当初对我的无私帮助,我希望能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帮助你。”


“不用了老爹。”罗根点了根雪茄,“我不当保镖。”


后边那个又高又瘦的老头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一抬手罗根就飞了起来。


对此罗根吓得雪茄都掉了。


劳拉则显得非常兴奋,一直手舞足蹈直到自己也飞起来了才开始哈哈大笑。


有时候罗根会怀疑劳拉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


不过在一段一点也不亲切,棉花和刀子齐飞的交谈之后,罗根勉强同意受聘去泽维尔学校教书,然后去查克他养子那儿租个房间。


 

新住处是个自带花园的两层楼小洋房,面积看着挺大的,外观干净,看起来的确有一股子家的温暖感觉。


劳拉格外兴奋,这小姑娘乐于享受,但罗根打心眼里觉得这种好地方是那种家养小猫住的,一点儿都不适合他这种雪原棕熊。


摁门铃这种事显然不是罗根乐意干的,不过初次上门,为防止刚进门就被赶出去,罗根还是让劳拉过去摁那个该死的门铃。


房门很快就开了,一个带着红色墨镜的棕发青年站在门里面,身上穿着蓝色的衬衫和棕色休闲西裤,看起来就是那种罗根讨厌的乖宝宝。


“你好,小姑娘。”青年先向劳拉问好,然后才打量了邋里邋遢的罗根一会儿,最后伸出手说,“很高兴见到你,我是斯考特·萨默斯。”


“罗根。”罗根无视了那只手,“她是劳拉。”


斯考特尴尬的收起手。


劳拉已经盯了他有一会儿了,趁着斯考特侧身让路的那会儿功夫,她一跃而起抢走了他的墨镜。


罗根赶忙把劳拉拉进怀里。


斯考特看起来完全不设防,他甚至没退后一步,只是在墨镜被摘下来的瞬间闭上了眼睛。


“你的女儿真是活泼。”斯考特说,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另一副墨镜带好,“查尔斯说的一点也没错。”他转过身往屋子里面走。


罗根则被他的冷淡态度惹怒了,不过他们算是寄人篱下,甚至没钱交第一个月的房租,为了不让劳拉再去祸害他那辆老伙计,罗根还是决定不发火,先住下来再说。


房子很不错,哦是该死的简直太他妈棒了。劳拉几乎瞬间就爱上了这里,客厅和楼梯走廊都铺着柔软的毛地毯,孩子喜欢这东西,客厅里的电视大的可怕,更可怕的是还有联网的游戏机,罗根忍不住问:“你有孩子?”


斯考特笑了一下:“是你有孩子。”


罗根发誓刚刚那个混蛋瘦猴在嘲笑他。


劳拉上蹿下跳的在房子里四处乱闯,看上去就像是巡查领地的小狮子。


斯考特带父女俩去二楼挑客房,客房非常干净,看得出来提前打扫过,劳拉非常不客气的选择了采光最好的那间,罗根则很随便的把行李扔进离楼梯最近的那间房间。


之后他们分别参观了厨房餐厅和健身房(或者说更像是训练室,里面的设施一应俱全而且空间非常大),罗根和劳拉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在健身房里来了一场亲切暴力的亲子活动。


斯考特站在边上看他们发疯,在这点上面他战胜了以往所有看罗根父女打架而尖叫的房东。之后他带精疲力竭的两个疯子去浴室洗澡。


“我喜欢这儿。”劳拉在罗根给她身上打泡泡的时候说,这可真不一般,要知道在此之前劳拉一句话都没说。


罗根漫不经心的揉搓女儿的小脑袋,随口说道:“还不错,希望那个瘦子别是个麻烦鬼。”


但是斯考特的墨镜还在劳拉的书包里躺着呢,他甚至没要回来,所以劳拉还是挺喜欢他的。


在劳拉把泡沫弄了一地试图把罗根淹没然后罗根朝她怒吼两人又在浴室光溜溜的打了一架之后,总算是弄干净了浴室出来。


斯考特已经在厨房做饭了,罗根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打开冰箱找啤酒,挺不错的,正好是他喜欢的那种。


斯考特显然对他的不请自拿很有意见,但是他没说什么,显然不管是房客还是房东都希望相处的第一天能平安无事的过去。


晚饭很美味,斯考特的厨艺非常不错,很可能是他多年单身的结果,除了当劳拉湿着头发过来吃饭的时候斯考特摆出的“你这不负责任的老爹”的脸不太讨喜以外,其他都不错。房东甚至还亲自帮劳拉吹了头发,虽然小姑娘挣扎的就像是要被摁进水里拷问似的,但是斯考特给了她一包mm豆,让小姑娘好歹不情愿的坐定。


罗根想到当初他给劳拉吹头发结果被挠了一脸,早知道一包糖豆就能收买这姑娘,他当初费什么功夫。


因为明天就要上工,罗根在斯考特把房门钥匙以及车库钥匙给他之后就去睡觉了,劳拉明天也要去泽维尔上学,不过这孩子显然精力旺盛到要成仙了,窝在沙发上疯狂地打吃豆人。


房东则待在书房里干自己的事,罗根怀疑这乖宝宝大概是在备课,因为查克的养子是个文学老师,那种捧着砖头书念诗的。


 

在陌生的地方不容易睡好觉,罗根半夜里爬起来找啤酒,路过客厅的时候顺便把电视关了,抱睡着的劳拉去房间。


他打开厨房的灯,发现他的乖宝宝房东正捧着杯牛奶坐在那儿。


罗根才不管斯考特,拉开冰箱拿出啤酒就是猛灌。


斯考特盯着他,表情严肃的就像是在参加总统会议。


“你什么毛病?”罗根有些火大。


斯考特没说话,罗根发现他又换了副眼镜,这回是那种结构看起来很复杂,镜片连成一道线的,但是管他呢,这和罗根一点关系都没有。


罗根从睡裤口袋里掏出雪茄和打火机(这些玩意儿他每条裤子里都有),刚要点燃,一束红色的光线就把雪茄给射穿了。罗根脑门上的青筋突突的跳,他伸出爪子对着扶着眼镜开关的斯考特怒吼:“什么意思小子!”


“室内不能吸烟。”斯考特说,声音一板一眼的。


罗根对他怒目而视,爪子在他面前危险的划过:“想打架吗小子?”


斯考特站了起来,罗根才发现他穿着一件连体的黑色紧身衣,这让他结实的身材很好的体现出来,斯考特挑衅的笑了一下:“正有此意,我忍你很久了。”


两个成年男人在健身房(罗根坚持叫它训练室),字面意义上的干了一整晚的架。


每当斯考特敏捷的躲过罗根的攻击并且狠狠给罗根一拳的时候,罗根都会在心里想“去他妈的文学老师”。


晚上干架并不影响第二天的正常生活,因为斯考特很明显就是那种公事公办公私分明的死板小老头,他在罗根父女还没醒的时候就已经开着车走了,早餐留在桌子上,反正吃不吃是罗根父女俩的事。


等罗根突然被噩梦惊醒匆忙捞起女儿光速洗漱穿戴冲进校门的时候,他们已经迟到一个小时了。


光头查克微笑着让老伴儿控制着罗根在天上飞了两圈,在室外上课的学生看到这幕不由自主的产生了想放风筝的冲动。


帮劳拉办理好新生入学手续之后,罗根怒气冲冲的循着味道去找该死的萨默斯。而斯考特正在教室里念诗,阳光在他的棕色卷发和白衬衫上镀了温柔的颜色,但是罗根看到他就想打架。


“早上为什么不叫醒我?”罗根不顾满教室的学生冲进去揪住斯考特的衣领,“查克应该告诉过你我们今天要来学校吧!”


斯考特直接把罗根轰了出去:“如果你还有脑子的话就应该知道我是你的房东而不是保姆,我没有义务提醒你什么时候起床。”


“你这混蛋!”罗根当然知道自己理亏,不过他是不会承认的,在他再次冲进去之前,斯考特说:“现在是上课时间,要打架等下课。”


罗根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也他妈是个老师。


 

跟斯考特打架无疑是一种乐趣,罗根喜欢和势均力敌的对手干架,这种快感让他沉迷,而当学校里还有一个专门供人打架(训练)的地方就更让罗根高兴了,不过就在他和斯考特沉浸在男子汉肉体和汗水的碰撞的时候,劳拉在教室里用爪子威胁同学顶撞老师并且试图和老师斗殴的事情已经传遍学校了。所有人都知道学校里来了个脾气不好的暴力妞。


劳拉才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呢,她气鼓鼓的被汉克老师带进了办公室,一个红头发叫琴的老师试图和她交流。


劳拉拒绝和她爸以及查克以外的任何人正常交流,所以劳拉朝琴伸了爪子。


罗根对自家的惹祸精毫无办法,他接到消息和斯考特这混蛋一起去办公室之后第一反应是和劳拉来一架,不过被斯考特用镭射制止了。


斯考特给了劳拉一包薯片,这让劳拉感觉不错,但是她还是拒绝和其他人交流,但至少肯用西语说话,太不巧了,斯考特西语学得不错,然后他俩当着罗根面毫无障碍的交流了一些对方根本听不懂的东西。


这真是太遗憾了,精通各国语言的罗根唯独没学会西语,这让他和他女儿吵架的时候只有挨吼的份,所以他还是觉得打一架更方便决出输赢。


现在这老家伙总算感受到了危机,一种乖女儿要被别人抢走的憋屈感油然而生。


事情估计不算太严重,斯考特和劳拉聊了一会儿,女孩儿把薯片吃完了,然后斯考特把她抱起来,劳拉也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了一下,最后在罗根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斯考特镇定自若的和劳拉一起走出办公室。


晚些时候劳拉再次出现在罗根的视线里,她背着书包保证上课乖乖的不伸爪子,罗根沉默着抢过小姑娘的书包,把里面的零食和几副炫酷的红色墨镜倒了出来。


罗根按着抓狂的劳拉的肩膀凶狠地说:“跟你说了几次了你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小姑娘懒得和她爸争辩什么,用西语咕哝了几句什么捡起东西塞进书包里就想跑。罗根拎起这倒霉孩子往外走,警告她:“去把眼镜还给瘦子。”


“不还!”劳拉伸出爪子往她爸脸上划,“斯考特老师送给我的!”


“你现在和他关系好到叫他老师了?”罗根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他凭什么送你眼镜?”


“凭劳拉保证上课不伸爪子捣乱。”斯考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他上前把罗根手上的劳拉放下来,在罗根不满眼神中说:“身为父亲你应该教导她如何守规矩。”


“我才不会把她教成你这样的童子军!”罗根把劳拉拽到身边,劳拉朝他吐舌头,“而且我们的事不用你管——房东!”


斯考特也挺火大的,这辈子没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家长:“我现在还是劳拉的老师!我在和你谈关于你女儿的教育问题!”


“我是她爸!我现在也是他妈的该死的她的老师!我知道我该怎么做!”罗根咬牙切齿。


劳拉显然觉得看她爸和她老师吵架是件超级无聊的事情,她打了个大呵欠,趁两个成年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溜进学校厨房。里面的欧罗罗老师正在考蛋糕,劳拉很不客气的抓了几个,欧罗罗也没生气,顺便给她倒了杯可乐,劳拉咕嘟咕嘟喝了个精光,瞬间觉得心情好多了。


罗根不负众望的在第二天彻底得罪了房东。虽然如此,罗根还是要带着烦躁的心情去给一群小毛孩儿上历史课。等到一群小孩儿欢快的踩着下课铃从他身边奔走的时候,罗根总算在这该死的教学生涯中找到点实感来。


怎么说呢,有孩子的地方就有希望。不可否认,劳拉有时候就是他努力活下去的动力。


令罗根惊讶的是,劳拉一整天都没再惹事生非,这让他怀疑斯考特瞒着他这个当爹的和他闺女还做了什么交易。要知道让劳拉听话几乎是不可能的。


放学的时候劳拉冲过来告诉他她决定不和老爹一起回去了,因为斯考特答应她用机车载她回去。罗根这个可怜老爹愤怒的追着小兔崽子一路骂到车库。


斯考特换了身机车服靠在重机车上,劳拉欢快的扑上去,斯考特接住她,给她戴上头盔。


“让她下来!”罗根怒吼,“你不能让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是劳拉用她在课上的优良表现换来的奖励。”斯考特冷静地说。


“她还是个小孩儿!你不能让她坐重机车!”罗根咬牙切齿的吼到。


斯考特扶了扶眼镜,这让罗根戒备的伸出爪子,他挑衅的笑了笑,跨上机车,让劳拉坐在自己身前,直接发动车子跑了。留罗根一个人在车库怒吼。


 

罗根会“借”斯考特的机车是件可以预见的事,谁让斯考特毫无戒心的把车钥匙扔在鞋柜上。


骑着机车在外面浪了好大一圈的罗根心满意足的把车停在花园里,刚刚他发现这好姑娘开起来跟风似的,爽的他几乎要上天(不是说他真的乐意上天),不过就在他刚拔下钥匙,斯考特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门口。


“偷车贼。”斯考特抱着胸闲散的指出,看上去没有什么怒意,但也说不定是被罗根气到没脾气了,毕竟光是今天白天,他们就打了一架吵了两架。


罗根理直气壮的瞪过去。


斯考特看着他,或者没看,他戴着眼镜呢,鬼知道他是不是睡着了。但是罗根还是在这么会儿沉默中败下阵来,毕竟几个小时之前他才教育劳拉不要随便拿别人东西。


罗根把车钥匙往斯考特脸上仍,虽然他也不是抱着多么大的期望能看到钥匙砸脸的情景,不过在斯考特稳稳接住的时候,他还是不免有些遗憾。


“你仅有的教养应该告诉你把车加满油停回车库里。”斯考特傲慢的说,但是他扯出一个很小的微笑面对罗根,又把车钥匙扔了回去。


罗根没能忍住站在黑夜里傻笑。


加油,停车进库,然后上楼洗澡。等罗根换上舒适的睡衣出现在客厅的时候正碰着劳拉严肃着小脸要求斯考特给她吹头发的一幕。一种傻爸爸的嫉妒漫上他的心脏,他酸溜溜的说:“你之前还嫌吹头发麻烦!”


劳拉对他吐舌头,这是她对自家老爹表达不满的一种方式:“让你吹头发不如去把头发剃光!”


斯考特笑了几声,劳拉在他面前坐好,他举着梳子把小姑娘湿漉漉的头发梳通顺,手指在发丝间面穿梭,好让吹风机的热风充分烘干长发。


劳拉这小兔崽子显得十分享受,坐在凳子上摇头晃脑的,这让斯考特好几次把她的脑袋扶正。


吹干头发的小姑娘抱着吹风机上蹿下跳的要给斯考特也吹头发,罗根这时候才发现房东也洗过澡换过衣服了,这让他有点怀疑之前究竟是不是劳拉自己洗的澡。


斯考特欣然接受了劳拉的好意,小姑娘笨拙的学着斯考特的方式给他吹头发,中途大概不小心拽掉了几根,立马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把发丝扔到地毯上。


斯考特呲牙咧嘴了一阵,但还是体贴的假装自己一点儿也不痛。


罗根同情这小子的遭遇,同时郁闷的想着自己的头发也很湿,劳拉怎么没想过给他也吹吹头发。


给斯考特吹完头发的劳拉意犹未尽,不过今天她才跟她爸闹完别扭,虽然罗根一脸“快来体贴我一下”的表情,但是劳拉决定还是要收起吹风机让他老爹吹冷风去。

 


“这不公平!”吃完晚饭罗根和斯考特在训练室里约架,他一边挥着爪子打算往斯考特身上捅窟窿一边抱怨,“该死的我才是她的老爸!”


斯考特一脚踢开罗根挥过来的爪子,灵活的翻到罗根背后,他撤退了一段距离,用镭射把罗根逼到墙角:“劳拉是个懂事的孩子,如果你乐意换一种温馨点的模式和她相处的话,她一定会更粘你。”


“哈!”罗根冷笑了一声,仗着自己快速愈合的本事顶着镭射过去把斯考特摁倒,他咬牙切齿的说:“你说的是挺轻松的,才一天就把劳拉收买的人是谁?”


“我没有收买她。这只是一种教育的方式。”斯考特从罗根手底下滑出来,“她也不可能被我收买,你知道她是个有主见的孩子,更何况你才是她爸爸。”


两人你来我往的一边切磋武艺一边交流“育儿心得”,罗根被斯考特一本正经的说教模样气的七窍生烟,斯考特也没好到哪里去,到后来两个人又吵又打的折腾了半天,直到斯考特体力透支才停下来。


“操你的,瘦子!”罗根朝斯考特亮亮爪子,最后收起两根竖了个中爪。


斯考特躺在地上给他气笑了,一口白牙亮瞎罗根的眼,然后觉得这小瘦子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一个月后罗根总算有钱交房租了。这段时间里头他和斯考特每天都在为这天谁能先骑上机车带劳拉回家作斗争。小姑娘显得无所谓很多,谁开她都高兴,要是能自己开更高兴,要不是她还不能坐着够着机车把手,说不定早抢了他爸的车钥匙跑了。


两个大人都十分庆幸劳拉还小。


在房东无情的镇压之下,罗根总算学会不把衣服乱扔以及帮劳拉吹头发。这个蠢爸爸笨拙的给女儿梳头的样子让斯考特笑了整整一晚上,罗根差点没炸了这屋子。


不过好歹劳拉总算愿意难得和罗根示示好了。只不过在罗根表示不吃冰淇淋的时候把甜筒糊了罗根一脸,导致罗根逮着小兔崽子一顿痛揍。


罗根为了弄干净自己的脸,被斯考特逼着剃光了胡子,在被全学院的老师嘲笑“看起来真嫩”之后和劳拉联合起来给斯考特扎了辫子。


 

公休的时候罗根约斯考特出去喝一杯,这让劳拉危险的眯起眼睛,因为罗根从来不约男的喝一杯,他从来只约美女或者被美女和帅哥约(也不说约了就去,罗根是个有原则的男人,完全取决对方的身材)。也不说学校里没有美女教师,不过就在罗根打算约琴的时候,心灵感应者提前拒绝了他。


“你最好泡到斯考特。”劳拉被拎去查尔斯那儿的时候对罗根说,“如果你失败了我才不陪你去露宿街头!”


罗根叼着雪茄把胡说八道的小崽子往查克办公室一扔,心想这小姑娘肯定是跟查克和琴呆太久了,怎么尽学些胡说别人隐私的东西。


搞定就知道搞事的闺女,罗根立马往车库走,斯考特已经换上了适合去酒吧的衣服,褪去平日里的衬衫和休闲西裤,换上T恤牛仔裤和黑色夹克的斯考特显得更加年轻一些。


两人按照惯例为机车的驾驶权打了一架,最后斯考特以微弱的优势抢先坐上机车,罗根只好憋屈的坐在后座上。


不过在风驰电掣的开往酒吧的路上,罗根用自己强健厚实的身体包裹住斯考特,让年轻人根本没法好好骑车,他俩差点儿连车带人翻进草丛里。


“你就是个混蛋!”斯考特咬牙切齿的说。


“你也没好到哪里去!”罗根乐得见他耍脾气。


两个幼稚鬼把战争挪到酒吧,彼此攀比谁拿到的电话号码更多,结果是大部分女人都围着罗根团团转,只有几个女孩和几个基佬往斯考特的口袋里塞电话号码。


乖乖仔,斯考特的绰号(罗根语),和罗根这种看着就肾功能优越的男人比起来的确少点吸引力,不过他坚毅的下巴和能露出可爱笑容的红润嘴巴也很吸引别人。


最后两人收获了一身香水味和一领子的口红印,揣着一口袋的电话号码站在酒吧后门哈哈大笑,斯考特也许险胜一点,毕竟他还收获了一个金发基佬泼给他的酒(虽然他不太懂这什么意思)。


“所以,谁赢了?”斯考特把电话号码往风里一撒,看着那些他辛苦了一晚上才换来的小纸条随风飞走。罗根哼唧了一声点上雪茄,把电话号码攥成一个纸团扔出去。


“我赢了。”罗根得意洋洋的说。


“胡说!”斯考特摇晃了一下,他今晚可喝了不少酒,“我没输。”


“我赢了。”罗根重复了一边。


“我拿到了和你一样多的,电话号码。”斯考特皱着眉头转头看他,罗根也坦然的和他对视,并且坚持己见。


而斯考特显然在醉酒后有更强的胜负心,他翻遍浑身上下的口袋找出一张皱巴巴的餐巾纸,把它举到罗根面前,命令道:“把电话号码给我!”


“什么?”


“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


罗根好笑的去掏斯考特口袋里的圆珠笔。


斯考特盯着他的脸,罗根同时也在看他。


斯考特吻了上去。


 

罗根抱着斯考特回到他们家的时候劳拉已经在家的沙发上吃着麦片打吃豆人了。


她转头看了眼老爹和老师,挖了一大勺麦片放进嘴里,含糊的问:“明天搬家吗?”


罗根拖着斯考特往楼上走,雪茄灰掉了一地毯,明天斯考特肯定会因此把他的毛给烧掉的。


他抬头看了眼睁大眼睛像仓鼠一样吃东西的闺女,同样含糊的说:“以后可能不用交房租了。”


劳拉兴奋的打了一通宵的吃豆人。


END


评论(3)

热度(115)

© 皮皮pp不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