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pp不皮皮

【盾铁】斯克鲁创伤治愈(EMH)01

16年红区B.B活动文,时隔一年我过来填坑了,去年八月爬墙追球去了,但这篇文我真的是想写完的,所以不要脸的开始填,希望不会被打死了,在红区填完之后这里也会放完,现在先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搬过来=u=

-----------------------------------------


史蒂夫从一本讲现代美学的巨著里抬起头来,不得不说,那很让人沉浸其中,特别是史蒂夫这样兴趣爱好老套的绅士。

但不能继续遨游于艺术的海洋里,毕竟和托尼的特训时间就要到了。要知道,大兵从不爽约。

他把手边画着反应堆的书签夹进书里,然后站起来活动一下僵化的关节,一阵噼啪作响之后,他又脱掉了居家衬衫,露出里面的白色汗衫。

一切准备完毕,离两点还有五分钟,这意味着,还有五分钟,他就能看见托尼了。

 

托尼来的时候刚好撞上史蒂夫,他依旧十分谨慎的穿戴好护具,只是今天又多了一个红色的手提箱。

“午安,托尼。”史蒂夫微笑着说,挑了一下眉毛指着那个手提箱继续说道:“有什么事吗?我看你拎着这个?”

“你好,史蒂夫。”托尼礼貌的回话,“没什么的,我结束之后有个实验。”

“关于这个手提箱?”

“关于这个手提箱。”

史蒂夫皱起了眉头,说实话这是那个事件之后他们第一次单独相处,史蒂夫不想破坏任何一秒,但是托尼——托尼很不对劲。

史蒂夫不太明确到底是什么,但是很显然的,托尼以往对他的热情和崇拜似乎已经被时间这个小怪兽吃掉了——他甚至不笑,但他为什么不笑?如果他们相处,本该是最快乐的。

“出什么问题了?你的'实验'?”史蒂夫试探的说道,向托尼靠近了一点。

而托尼反常的退后了一步,手指用力扣住手提箱的边缘。他也皱起眉头,板起脸来武装自己:“当然不,我是说,对。”

史蒂夫收回想要触摸托尼的手,因为对方的拒绝已经非常明显了。

“还需要训练吗?”史蒂夫问道。

托尼僵硬了一下,似乎感到抱歉,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柔和起来,但还是说道:“抱歉,史蒂夫,我想我还是回实验室比较好。”

史蒂夫点头,目送托尼慌张的背影远去。

托尼有个小秘密,史蒂夫想。

 

虽然斯克鲁事件已经结束了,但是事件的影响还是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很多人都疑心重重,特别是一些政客和特别组织的领导人,他们本来就有够疑心病重的了,现在这种事发生了,他们几乎每天都会梦见身边的人变成绿油油的西兰花用外星枪把自己变成一只肥的流油的外星猪——说起来,外星有猪吗?

然后他们要咆哮了,为什么没有什么能检测哪些人是斯克鲁而哪些人不是的机器呢?

希尔也显得十分的头痛,包括还有托尼,一群自以为是政客们神经质的咆哮几乎将他们逼疯,虽然托尼十分乐意去干这份差事,但是,不是为了那些傻逼政客,托尼为什么要听他们的?他想做就是他想做,也许是为了缓解一下信任危机,或者是为了人民,反正不是为了那些猪头。

“托尼?”史蒂夫端着三明治走进托尼的工作间,发明家正伏在桌子上焊一根电线,焊铁时发出的声音将他的听觉屏蔽,他完全没发现史蒂夫的到来(包括贾维斯的提醒)。

直到史蒂夫走到他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天啊!什么?”托尼大惊失色的往后一退,办公椅朝后仰倒,他下意识的召唤盔甲,史蒂夫想要抓住他,但是他避开了。

“你还好吗?”史蒂夫忍住想要靠近对方的冲动,他不得不猜测也许托尼一点也不想看见他。钢铁盔甲从他身边飞过裹住了跌在地上的钢铁侠。

“没事!没事!一切都好!”托尼慌乱地说道,他把手臂横在胸前,这是一个典型的防备姿势。

史蒂夫感到心痛,他大概理解了,那件事毁掉了他们之间的所有信任。

“你需要进食,你错过了午餐。”史蒂夫再次板起脸,选择了保持距离,“如果你需要的话,随时呼叫我——复仇者。”

托尼胡乱的点头,狼狈地站起来,把自己重新扔进实验里。

史蒂夫又看了他一眼,把餐盘放在靠近他的地方,托尼一下子僵住了动作,史蒂夫只好叹气,然后落寞的离开只属于托尼的天地。

 

“哦!什么?这什么狗屎?”克林特躺在生物实验室的诊疗椅上哀嚎,“伟大的鹰眼侠就要当一只可怜的小白鼠?哦不!”

希尔穿着白大褂——里面还是神盾的标准制服——以一种十分具有威慑力的眼神俯视对方,她看了眼正在一旁调试机器的托尼和被绑在鹰眼侠身边的斯克鲁,说道:“现在正是你证明价值的时候。”她十分具有压迫性的将双手撑在克林特的头的两旁,这让她在气势上十分接近福瑞,那让克林特成功闭嘴,总而言之,她是老大,她说的算。

“说好了?”托尼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他从工作台上拿起一个成人小臂长的白色仪器,上面连着密密麻麻的管子,克林特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头皮发麻。

希尔也走近工作台,拿起另一个机器,托尼则不动声色的走开了。

“说真的,这么多管子?你们是要给我换血吗?”克林特看起来就要崩溃了,他在医疗椅上假意挣扎,力争让自己像一条离水的活鱼。希尔朝他翻了个白眼,不由分说得把他的手臂按进监测仪里,十分恶意的当着他的面把里面的管子一根一根连在他手上。

“安静,是一种美德,巴顿特工。”希尔恶狠狠得说道。克林特缩缩脖子,求助似的看向托尼,希望对方看在队友情谊的份上,起码帮他脱离希尔这魔女的魔爪。

但是托尼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这就很不寻常了,以往就算托尼不帮克林特(因为他是个烦人精),也起码会假模假样的劝说一下。

说真的,今天发生什么了吗?

克林特还想继续思考,但是希尔已经开始往他的头上套电发器了——也许不是,反正该死的像——他不得不停止一切思考,只是竭力喊叫,就好像能用他的好嗓子喊破那个吓人的东西一样。

希尔不由分说的把仪器往他头上一套,再把衣摆撕下来一条往他嘴里塞,至少让实验室恢复了暂时的宁静。

“这边完毕,斯塔克。”希尔对正在给斯克鲁调试机器的托尼说道。托尼象征性的抬抬头,划着椅子往电脑那边移动。

“你在干什么?斯塔克?”希尔皱起眉头靠近,“你离得有点远,你最好靠近点,你能看见鹰眼的指标数据吗?”

“当然!我能!”托尼迫切的说道,并立刻呼唤贾维斯在身边建立一个虚拟屏幕,“就待在那儿,别过来!”

希尔立刻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了,她即刻警惕起来,放低音量说道:“汇报情况,斯塔克,你发现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托尼紧张的说道,冷汗从他的额头划过,希尔从他的瞳孔中看到了深深的恐惧,“就请回到原位,测试很快就开始了。”

希尔根本不相信他的鬼话,她用命令的口吻说道:“别发神经!斯塔克!你很不对劲,到底有什么问题?我是不会用我的探员去冒险的!”

实验室的气氛已经紧绷到了极点,就像一扯就会断的棉绳或者是炸弹的引线。克林特决定要说些什么了,不然他会在两个老大的对峙之下死掉的。他动了动舌头把布块顶出去,喘了口气大声说道:“所以现在是怎么了?科学家们打算无视我这只关系未来的小白鼠吗?哦!来吧!我都准备好了。顺带一说,你的确离得有点远了,铁罐。”

托尼把表情封闭起来,不打算回应任何一个字。希尔则是警惕的环顾一周,确认了没有任何潜在危险之后才回到原本的位置。

托尼输入了开始指令。

“什么?等等!嗷——”

克林特从医疗椅上下来的时候吐得稀里哗啦的,托尼连忙跑过去扶他,希尔则对着托尼还旋转着的办公椅陷入沉思。

一切都好,测验十分成功,克林特的仪器上亮着显示安全的绿灯,斯克鲁则是红灯。唯一感到糟糕的大概就是克林特了,他晕眩的靠在托尼身上,模糊地说道:“我感觉就像是有一百个X教授在我脑子里念经。”

托尼被他逗笑了,大声说道:“查理斯可不是什么脑袋都会钻的。”

“哈!你都叫他查理斯了!你不会是魔形女变得吧!”克林特在他耳边嚷嚷,“见鬼的我不想再搞第二次了,这狗屎的——什么来着?”

“检测仪,就叫他‘斯克鲁星人检测仪’好了。”托尼说,“而且你得每周做一次检测,顺带一提,我可没有魔形女那么好身材。”

 

最后希尔带走了样机和设计图纸,还有神剑的“标本”斯克鲁,回到神盾去给那些肥头大耳的政客们批量生产。临走前她用十分深邃的目光看了托尼一会儿,一直到史蒂夫出现,打断他们才离开。

“你们在做什么?”史蒂夫皱着眉头问道。他才刚从训练室出来,脖子上挂着毛巾,汗水从他棱角分明的脸庞流下,让他看起来该死的性感。

“在测试鉴别西兰花的机器,西兰花可是人类大敌是不是?”克林特胡说八道。

托尼摇摇头,扔给他一罐薯片,要他闭上他那该死的嘴,然后对史蒂夫做了个邀请的动作,得体的说道:“请也来做一下测试吧,队长。”托尼的疏远让史蒂夫很不高兴,他看了眼用短短几秒钟打开电视并笑得像只狗熊的鹰眼侠手里的薯片,确定了托尼仅仅是不待见他而已。

有时候友谊破裂的速度简直让来自四十年代的士兵都有些生无可恋。

史蒂夫安然通过检测。

但那种仿佛被洗脑的感觉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托尼有些担心的走到他身边——这让史蒂夫感到有一丝的放松,这是这几天来托尼唯一一次主动靠近他,之前他们甚至不能好好地说话。

“你还好吗?史蒂夫?”托尼上前扶住他的手臂。事实上史蒂夫并没什么大碍,拜托,血清可不是吃素的。但是被托尼关心的感觉实在是比冷遇好多得多得多,这让他觉得他们之间的友谊之桥还没有塌陷。

“我没事。”史蒂夫说,然后试探性的问道:“下午的训练?”

“准时到场,长官!”托尼大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膀,那种力度让史蒂夫感到安心,他终于觉得一切要回归正轨了——如果下午两点永远不到的话。

托尼说:“远一点,队长,就远一点——求你了。”史蒂夫有一点不知所措,但是眼前看起来快要崩溃的托尼让他听话的后退。但是对方忽近忽远的态度实在让他感到愤怒和伤心——如果真的厌恶,又何必同意这场根本不可能进行的训练呢。

“我想我们需要一个谈话。”史蒂夫站直了说道,这让看起来像是一根标杆,十分让人信服,“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之间就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托尼惊慌的看着他,看上去有点喘不上气,他大声说道:“不!我只是——”

史蒂夫想要听他说完,但是托尼只是开了个头就停住了,张大了嘴站在那里,看上去比刚才的史蒂夫还要不知所措。

史蒂夫只好自己接下去:“我知道你已经对我失去信任了,因为斯克鲁。你完全可以直说,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我的厌恶。”

“我不是!”托尼急切的否认,“我只是不能——我克服不了我自己——我……”他说不下去了,浑身僵硬紧绷,就像是一只张开全身尖刺的刺猬,“我以为我可以的——我分明已经成功了——”他的双眼已经开始湿润,恐惧和恍惚开始动摇他的心灵。史蒂夫感到心痛,却又害怕任何越界的举动遭来强烈的反抗。

这时候克林特声音传来,“嘿?你们要呆多久?小黄蜂他们回来啦!”克林特一下冲进训练室,豪爽的勾住托尼的脖子。而托尼看起来就像是被人偷袭一样,睁大了眼见反抗。很快盔甲飞行的声音传来,克林特一脸震惊地被扯开,看着托尼被盔甲包裹。

“托尼!”史蒂夫大喊。而托尼后退了几步,直接飞走了。

克林特目瞪口呆,神志不清的说道:“什么玩意?又这样?”

史蒂夫立刻看向他,眉眼间的煞气让克林特打了个寒噤,他说:“又?”

tbc.


评论(13)

热度(40)

© 皮皮pp不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