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pp不皮皮

【狼队】如何拯救你的情敌(章七)ABOAU

各章链接OWO:章一  章二  章三·上  章三·下  章四·上  章四·下  章五·上  章五·下  章六·上  章六·下  章七  章八(完结) 

存稿已经被我吃光了OWO没事,下一章就完结了www艾利克斯被我写得有点蠢,因为我没能在第一战和天启里摸清大哥到底啥性格,假装他就是这样的吧orz

------------------------------------------------------------------

章七

 

发丝柔软的触感出现在罗根空白的梦里,这是他常做的美梦,虽然和他做的不同的噩梦比起来,做美梦的几率实在小的可怜,但他每次只要能做到什么安稳点儿的梦,就只能梦到柔软的棕发和隔着水的天空,他甚至没觉得那种颜色让人窒息,只觉得美丽的不可思。

罗根醒了过来,面对着他二手车里的一片狼藉,昨晚打完黑拳之后他买了几听啤酒,假装自己醉了随意在车里撒泼,他是真的觉得很累,虽然在身理上他不太可能出现这种问题,但说真的,他厌倦了没完没了的噩梦和没头没脑的美梦,他现在除了知道自己可能叫罗根,是个能伸爪子能自愈以及他妈的大概真的拯救过世界以外,自己的一切还他妈的是一片空白。

他有时候会对着蓝眼睛的人发呆,但又觉得那些眼睛烦人的丑陋,有时候他也会去哪个妞多的地方想要发泄一下,他喜欢红发的美妞,但每当即将进行到那一步的时候,他总是会停下来,一种恐惧漫上他的心头,他甚至没法让这操蛋的感觉停下来。他曾尝试找和梦境里一样棕发的姑娘,但他仍然感到有东西阻止了他。

最后他自暴自弃的手动打飞机,想着自己绝对是世界上最他妈可悲的Alpha了。

罗根随便清理了一下自己的破车,开着它往下一个城市跑,他觉得自己有点想念急速飙车的感觉了。

奇怪,他又没飚过车。

 

斯考特和沃伦学有所成,虽然在瑞雯眼中还是两个菜鸟,但是查尔斯觉得是时候让这两个X战警的后备队员去干点什么有用的活计了。

斯考特被派去和招募新学员,说服和他同龄的孩子和他们的家长——哦,家长是教授的活。斯考特做的不错,他第一个说服的是一个红发的Alpha少女,叫琴,这女孩有着和教授相同的能力,但她更具攻击性,很可能和她的性别有关,但斯考特还是很喜欢她,她和曾经的自己一样畏惧自己的能力,教授说琴是一个强大的五级变种人,她的体内有着十分强大和危险的能量,如果失控,可以让整个世界生灵涂炭。

琴大概自己也意识到了这点,所以她显得十分克制,就连信息素都收敛点一干二净。

斯考特觉得自己和她大概有点儿同病相怜的味道,而女孩儿锐利的看了他一眼,却很快柔和了眼神。

“你是个坚强的人。”琴的声音在他脑内响起,“不用担心,我会试着接受自己,但这需要时间。”

斯考特抿着嘴点点头。

教授微笑着说:“我会指导你掌握这股力量,我曾经在某时犯过的错,不会再次犯。”

琴疑惑的看了看X教授,但她没能看穿对方的思维。

沃伦那边的工作也挺顺利的,瑞雯带着他去接一位受尽折磨和苦难的小变种人,那个孩子在马戏团里受尽了歧视,那个小破地方的人似乎认定他是个好欺负的幼生恶魔,差一点就想烧死他,沃伦十分英勇的解救了深陷众人围捕的小恶魔,让小恶魔一度认为沃伦就是来渡他升天的天使,而瑞雯是要带他回到地狱的恶魔。

瑞雯和沃伦花了整整一个钟头连说带演让这傻孩子明白自己真的没死并且相信他们都是变种人。

“这太不可思议了……”小恶魔惊讶的睁大自己的大眼睛,“原来我不是恶魔吗?”他征求是的望着沃伦,希望天使能给他答案。

沃伦一方面觉得这孩子真他妈顽固不化一方面又觉得他可爱——哦,他一定是看腻了封面女郎才会觉得这个蓝皮小恶魔可爱的。

回到学校之后斯考特负责给琴还有库特安排宿舍,琴对温馨的校园生活适应良好,虽然校园里有过多的人以致于她的脑袋里充满了乱七八糟的声音,不过好在她已经能做到无视一些窃窃私语了。而库特对宿舍的舒适程度感到惶恐,在得到房间钥匙并且被领着看过房间之后,他大概向斯考特确认了将近十遍这个房间是否真的属于自己,斯考特连说了十遍“是的”,并且告诉他在这儿可以做任何不违法的事儿,虽然他的确挺烦的,但是斯考特没能真的对这个可怜的孩子说出什么重话。

汉克给库特体检之后发现他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导致发育迟缓,其实库特比斯考特和沃伦还要年长一岁,但他看起来有点儿小而且什么还没分化。

瑞雯对库特展现出莫名其妙的关注度和保护欲,沃伦曾经见过他们俩在阳台上一副母慈子孝的模样,汉克也挺头疼的,瑞雯忽悠库特认了他做干儿子,并且对这种奇怪的角色扮演乐此不疲。

在这期间斯考特和琴建立一段美好理智的友谊——他总是同进同出,沃伦对此感到嫉妒,不过他正负责照顾库特适应新生活(小恶魔显然无比憧憬天使,对他展现出绝无仅有的信任),没工夫和好朋友置气,更何况,斯考特和琴真的只是相互聊聊不可控的能力而已。

很快校园里就出现了斯考特、琴和沃伦的大三角的流言蜚语,其中还总要带库特一份,但库特还没分化,而且好脾气到不可思议,所以大家都不太乐意说他的闲话。

斯考特怀疑他是不是人生注定要在闲话里度过了,要是罗根出现的时候听见这些,估计又要笑他“魅力无穷”了。

 

寻找记忆真他妈不是人干的事,罗根靠在停在公路边的二手车上抽雪茄,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让他觉得孤独和荒芜。就在他抽完烟打算回车上的时候,一辆摩托车飞速驶来,车上的人一把抓住罗根,罗根踉跄了一下,对方的车打了个滑,倒了下来。

“见鬼的你拉得动我才怪呢。”罗根嘀咕了一声,转头去看那个不长眼的家伙。

但是另一辆摩托出现了,一个甩尾停在罗根身边。

“你非得把这事儿搞这么严重?”车上戴着头盔的Alpha说,“你不知道我在赶时间吗?我他妈已经晚了整整一个月!你他妈说不说!”

“我说了我不知道!”地上的人吼了一声,罗根猜他是个Beta什么的,这人从地上爬起来,抽出一把刀,一把架在罗根脖子上,“你们不是说什么正义吗?我告诉你!你再紧追不舍我就杀了……哦!”

罗根反手一拳把那人的鼻子打断了,小刀在他脖子上割出一道口子,鲜血流了出来,但伤口在两秒后就痊愈了。

“变种人?”Alpha颇有兴趣的念叨了一声,随后去把地上的男人绑了起来,然后对罗根说,“嘿,有兴趣跟我走吗?”

罗根翻了个白眼,直接拉开了二手车的车门,插上了钥匙。

“嘿伙计!”那个Alpha还在大呼小叫,“你还什么都没听呢!”

罗根摇下车窗,斜着眼说:“滚去操你自己!”随后紧踩油门飞驰而去。

“脾气真坏。”Alpha笑了笑,把抓到的人搬上车,“算了,任务完成,终于可以去见弟弟了!”

 

艾利克斯出现的时候斯考特还没反应过来,别说什么兄弟有心灵感应的废话——他们有多少年没见了,所以当艾利克斯拎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走进校园与斯考特擦肩而过的时候谁都没认出谁。

“任务顺利?”汉克接手了男人,“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们又不是绑架团伙,你就不能对他们温柔点儿?”

“抱歉,军队习惯。”艾利克斯滑稽地行了个一点儿也不标准的军礼,“别提这个,我弟弟在哪儿?”

“危境室。”汉克说。

“他怎么在那儿?”艾利克斯皱着眉头问。

汉克笑了一下,说:“你还不知道,斯考特可是教授看好的下任X战警的小队长,他现在还年轻,但查尔斯相信他以后会超过他,成为优秀的领袖。据说艾瑞克对他也挺满意的。”

“万磁王?”艾利克斯疑惑的说,“他来学校了?”

“你知道教授没事就喜欢去脑波强化器那儿的。”汉克调侃的说,“你快走吧,趁现在过去说不定能见识一下你弟弟的厉害,顺便,你要是发现瑞雯有个干儿子千万别惊讶。”

不惊讶,简直有鬼了,艾利克斯差点儿没把下巴惊掉了,要知道,瑞雯看起来就不是那种喜欢养小孩儿的类型。

“斯考特还不知道你在学校。”汉克拍拍艾利克斯的肩膀,“教授打算给他一个‘惊喜’。”

艾利克斯瞬间紧张起来:“你怎么不早说!那我怎么办?冲上去说‘嘿,斯考特我是你哥哥’吗?”

“放松伙计。”汉克说,“斯考特总不会不认你,所以怎么都好。”

从今往后,汉克可以从艾利克斯的靠谱名单里除名了!

忐忑的往危境室走,艾利克斯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紧张的同手同脚,他想起了小时候的斯考特,小小的,总是喜欢钻在他怀里听他讲睡前恐怖故事,在他吹牛的时候崇拜的看着他,或者更小的时候,他接过爸爸给的奶瓶,充满好奇和奇怪责任感的给斯考特喂奶,他想来想去,对斯考特的记忆也只有那么美好的一丁点儿,伴随着奶香,阳光,笑容,温柔的父母的双手,儿童房五颜六色的星星挂帘,斯考特小小的手,他们之间温暖的拥抱。他想到那场改变生命的空难,昏迷的斯考特,失散的两兄弟,这么对年来的寻找。他原本想更早归来,但他的长期任务还没有完成,教授也认为等斯考特身体康复适应新生活再说会更好一点儿。

“我……”艾利克斯站在危境室门外,小声说,“我是你哥哥……不。”他摇摇头,从新想了个开头,“你看起来长大了……你这白痴你们都分开多少年了!”他敲敲脑袋,沮丧的揉了把脸,“斯考特……”

危境室的大门突然打开,几个少年嬉笑着走出来,艾利克斯看到走在最前面的带着墨镜的少年,对方已经初具领队风范,他顿时什么都没法思考了,他迎头走上去,大声说:“嘿斯考特!想听鬼故事吗?”

斯考特没揍他一定是老天眷顾,艾利克斯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显得这么愚蠢,好在斯考特终于认出他们是失散多年的兄弟,不然艾利克斯可能永远都没法下台了。

当然,鬼故事的必要的,兄弟俩一起坐在沙发上看午夜档的鬼片,为了好好培养一下十几年来都快消失的兄弟情,艾利克斯期待斯考特像小时候那样瑟瑟发抖的躲进自己的怀里,但事实上,斯考特觉得鬼片无聊极了,自从他带上墨镜,他压根分不清电视里哪块儿是血迹哪块儿不是,反而是艾利克斯,在弟弟的沉默中,瑟瑟发抖抱紧了沙发靠枕。

半夜睡不着去厨房喝汽水的沃伦发出了夸张的嘲笑声,而艾利克斯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毁灭”。

艾利克斯在休息了一段时间后继续出他的长期任务,第一代X战警都忙得很,只有汉克需要实验室而留在学校,不过在艾利克斯走之前,汉克和查尔斯去非洲领了一个小姑娘回来,以多年泡妞的毒辣眼光来看,艾利克斯相信这个黑人小女孩儿以后一定是个性感的美妞。

临行前艾利克斯问斯考特:“需要大哥给你带什么礼物吗小弟?”

斯考特扶了扶眼镜,故作老成的说:“我希望你给我带一个惊喜。”

言下之意就是你自己去想吧老哥。

艾利克斯爱死斯考特在自己面前抖小机灵了,他大笑着揉乱了斯考特梳的一丝不苟的发型,在弟弟打人之前骑着摩托逃之夭夭。

斯考特生日的时候艾利克斯没能赶回来,据说他正和一个极端狡猾的变种人罪犯作斗争,但斯考特在穿上上次和沃伦一起定做的西装走出门后,第一个收到的礼物却是艾利克斯订购给他的哈雷摩托,斯考特几乎没花一秒钟就爱上了这个宝贝,如果不是接下来还有生日派对,他几乎要骑上她飞驰出去再也不要回来。

在泽维尔的第一个生日几乎完美,除了一些关于他和沃伦之间的闲话和沃伦的这个有钱人过于贵重的礼物之外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虽然斯考特内心无比希望某个人也能和他一起度过一次生日,鉴于对方大概没法准备礼物,没关系,那斯考特也不需要给他吃蛋糕,他只需要一句“生日快乐”就好。

接下来几个生日过得都差不了太多,艾里克斯很难在任务中抽身回来,但斯考特每年都能第一时间收到对方的礼物,这让斯考特怀疑他和别人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好消息,自从库特十九岁时分化成Omega(这可真够晚的),总算没人乱穿斯考特和沃伦的绯闻了,因为眼明人都知道沃辛顿大少爷大把大把的给库特花钱到底是什么回事。

坏消息,所有人都觉得斯考特和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

“我知道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琴翻着课本说,“你有时候想得太大声了。但老实说,有时候‘罗根’更像是一个梦中情人。”

“你也想说他不存在吗?”斯考特嘟囔了一声,“我从十一岁就确认我没病。”

琴抬头看了他一眼,慢慢说:“不,那是个惊喜,顺带一提,不是我出卖谁,教授这么说的。”

 

罗根再次遇到那个Alpha的时候对方还在追人,不过这次对方追的人可难缠多了,那个混蛋差点杀掉一个小女孩儿,上帝啊,罗根完全不理解为什么有人能对孩子下手,那些人就不理解小孩儿就是世界的希望吗?

“你就不能负责解决那个家伙吗?”罗根怒吼到。

“他把孩子挡在身前,我没办法攻击他!”Alpha吼回去。

妈的,还得自己出手。罗根啐了一口,说:“你负责吸引他的注意力,我负责去救那个小孩儿。”

“拜托了老兄!”对方对着罗根点了下头。

接下来罗根就面临着在红色的冲击波中乱窜的糟糕局面,他算知道“误伤”是什么意思了。不过好在那个劫持人质的罪犯立刻被破坏力极强的冲击波夺去了注意力,罗根得以慢慢的靠近他。他伸出爪子,为了防止让小女孩儿出现什么血腥的童年阴影,他选择用爪背敲断那个人的手臂,并在对方脱手扔掉小女孩儿的瞬间接住她。

“抓住你了!”Alpha再次捆绑罪犯,罗根怀疑他可能只带着绳子。

他把小姑娘还给心惊胆战的母亲,对方对他千恩万谢,罗根不耐烦地赶走了母女俩,转身去检查他那辆可怜的二手车。

“我是艾利克斯·萨默斯!”那个Alpha凑上来说,“太谢谢你了老兄,没有你我恐怕要花点时间用来救小女孩儿。”

“萨默斯?”罗根顿了一下,对这个姓氏有一种诡异的熟悉感,他抬起头仔细的端详艾利克斯的脸,确定自己一点儿也没印象,但这是个好现象,起码总算有点熟悉的东西了。

“你现在要回你的那什么学校?”罗根靠着车问,他点上雪茄,感觉到一刻放松,“顺带一提,你的蓝眼睛挺好看的。”

艾利克斯惊恐地往后退了一步,夸张的说:“听着伙计,虽然你是个好家伙,但我不和Alpha谈恋爱——好吧,开个玩笑,我没打算回学校,事实上,把这家伙交给警察,法官会给他判刑的。”

“把变种人交给警察?”罗根哼了一声,“你确定?”

“拜托老兄,他是个杀人犯,而且这什么年代了?”艾利克斯停了一会,又说,“自从瑞雯拯救了总统,变种人已经不再受威胁——至少表面上的。”

“表面上。”罗根沉声说,“你也知道暗地里有人还在抓变种人做实验吧。”说完,罗根自己先愣住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说。

艾利克斯抿住嘴,蓝眼睛中满是沉重,罗根觉得这个场景实在太眼熟了。

“但我们也没办法把他带走,和那些非法抓走变种人的普通人不一样,我可以抓着那些家伙让教授读他们的脑子,然后我们能救更多人,但是不管是谁,他们做了违法的事,就必须受法律制裁。”艾利克斯说,他的眼神无比的坚定,就好像刚才那个开朗活泼的艾利克斯不是他似的。

罗根不以为然的说:“你根本不知道他们会做什么。”

“不,我知道。”艾利克斯说。

[“你根本不懂!你他妈根本不懂他会做什么!”

“我知道。”]

罗根被突然插进脑子里的记忆搞得差点晕过去,一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在他脑子里乱转,他甚至没办法分清到底是幻觉还是记忆。

而那边艾利克斯还在自顾自的说:“我弟弟才刚从一个实验室逃出来,我知道他们会做什么,清楚地不能再清楚了——你还好吗?”

罗根朝他摆摆手,说:“哦,太棒了你他妈还有个弟弟,很好,现在我要走,去治治脑子什么的。”

“嘿!”艾利克斯皱着眉头叫了一声,“你最好态度好点,我们刚刚还在聊天。”

“是你在聊天。”罗根跨进车里,“听着小子,随便你去哪儿,我的耐心已经耗光了,而我现在要去找该死的我的记忆!”他深呼一口气,让自己别显得那么神经质,“好了,别当我路。”罗根发动车子。

“你为什么不让查尔斯看看你的脑子呢?”

罗根停下即将要踩油门的脚。

艾利克斯接着说:“查尔斯,X教授,也许你听说过。”

罗根把雪茄掐掉,然后给车子熄火,他妥协了:“好极了,查尔斯。有个问题。”

“请问。”

“你从上次就想让我去你的那什么学校,为什么?”

“谁知道呢?”艾利克斯耸耸肩,“反正你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坏人,而我觉得你挺重要的。”

艾利克斯骑上自己的摩托,招呼了一声:“快点儿伙计!我还想赶上我弟弟的二十岁生日呢!”

tbc.


评论(17)

热度(88)

© 皮皮pp不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