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pp不皮皮

【狼队】如何拯救你的情敌(章四·下)ABOAU

各章链接OWO:章一  章二  章三·上  章三·下  章四·上  章四·下  章五·上  章五·下  章六·上  章六·下  章七  章八(完结) 

我感觉越写越有落入俗套的感觉orz,虎哥大反派登场了OWO,随缘登不上,我就不更了……orz

-------------------------------------------------

章四·下


怀特夫妇显然早有准备,他们立刻给斯考特请了几天假,并且告诉斯考特他即将要转学——转到泽维尔学院。罗根猜他们早就和查克联系过。

斯考特没法控制自己的能力,罗根早就知道这点,但怀特夫妇则显得十分震惊,他们可能又要再次联系教授,斯考特暂时要过几天盲人生活。很快,一副红英石眼睛从泽维尔学院寄来。

“这还挺酷的。”斯考特在怀特夫妇和罗根几经强调不会出事之后睁开了眼睛,他审视着镜子中红色的自己,尽量想象自己只是获得一副新墨镜而已。

“这让你看上去很傻。”罗根说,当然他可能只是在为不能再看见斯考特的蓝眼睛而感到惋惜,但是没关系,他的脑子会记住那片动人的色彩——祈祷他别再失忆了。

斯考特暂时还需要在原本的高中待一阵子,大概半个月,用来处理他的转学手续。

重新回归课堂的时候,乔安娜和让的嘘寒问暖差点把斯考特淹死。斯考特用畏光症解释了一下墨镜的来历——之前他还用这个借口给莉莉写了封信,以防以后寄照片的时候没办法解释为什么老是戴着红色奇怪墨镜。不过显然这借口不是那么令人信服,他现在在学校特立独行到让人羡慕和嫉妒,而且他不在的那几天,他的对头,那个在厕所昏过去的男孩儿,宣扬了斯考特用厕所门袭击他的谣言,虽然这在某种意义上是真的,但是没人能相信一个Omega能掰下厕所门。

老师也不太喜欢学生太过张扬,而斯考特的红墨镜则张扬到了极点,更何况他无时无刻不戴着它,就算是在光线并不刺眼的课堂上。罗根也对斯考特受针对的事无可奈何,除了笨拙的安慰两句,他也没办法做什么。

被老师留堂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斯考特在语法课上分心了,他还没能完全适应他的能力,这让他时不时头脑发昏。他被语法老师刻薄的数落了一顿,受罚放学抄一黑板的知识点,斯考特虽然不服气,却也无话可说。

罗根则在他幸苦抄写的时候发表了适当的嘲笑。

原本乔安娜和让自告奋勇留下来帮他,但是他总不能让老师第二天看到三种不同字迹填满黑板,那只会更糟,所以他叹着气把那对小情侣赶走了,随便他们回家也好约会也好。

罗根虚靠在墙上看斯考特敷衍的在黑板上抄写,突然,一股无比熟悉并且令人厌恶的信息素传来,罗根动了动鼻子,虽然那个人收敛的不错,但这瞒不过罗根的鼻子。

“斯考特!”罗根大喊了一声,“走!现在立刻走!”

“什么?”斯考特不明所以,“我还没……”

一阵刺耳的声音传来,斯考特立刻转头看向窗外,一个长着獠牙的金发男人狞笑着用尖利的指甲刮过玻璃。

斯考特立刻察觉情况不妙,照罗根说的,拔腿就跑。

“他是谁?”斯考特惊恐问。

“剑齿虎。”罗根阴沉的说,“一个嗜血的恶魔。”

剑齿虎的速度和弹跳力惊人,通过几个仿佛猫科动物一样的跳跃直接按倒了斯考特,斯考特竭尽全力抵抗,但这个可怕的Alpha无动于衷,甚至没有被撼动一分一毫。

“别动。”剑齿虎掐住斯考特的脖子,“想我就这么拗断你的脖子吗?”

“滚……开!”斯考特用力掰着剑齿虎铁钳般箍紧他脖子的手,对方的利爪在他的脖子上留下几道血痕。

罗根猛地压在剑齿虎的身上,突如其来的彻骨寒冷让这个庞然大物颤抖了一下,斯考特借机从他手下逃脱。但剑齿虎很快反应过来,他怒吼了一声,信息素以一种狂暴的方式袭击了斯考特,斯考特瑟缩了下,直接摔倒在地上,剑齿虎看上起想要捏爆他的脑袋,但斯考特挣扎着扭过头,剑齿虎顺势捏断了他的眼镜。

斯考特避无可避,红色的镭射光擦着剑齿虎的头发割断了学校的天花板,一些碎石砸了下来,这个学校看上去就要被斯考特弄塌了。

斯考特立刻闭上眼睛。

“不!瞄准他!”罗根怒吼着,“斯考特!”

“我做不到!”斯考特哭喊着,他已经被吓坏了,失去视力之后更是无助,而罗根根本没办法拖住剑齿虎哪怕一秒。

“维克多——”罗根咆哮着,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剑齿虎带着他尖利的爪子一步步走向斯考特。

“无聊的同情心。”剑齿虎拎起斯考特的头发,“我会慢慢折磨你,直到你流血致死——”他猛地抓着斯考特的后脑勺,把男孩儿往地板上砸,斯考特尖叫了一声,鲜血从额头上滚落,斯考特嘶声求饶:“放开我……求你……”

剑齿虎笑了起来,他疯狂弥漫的信息素充满了可怖的血腥味,斯考特为此在他的手掌下颤抖,他更加用力的将男孩儿扔在地面上,罗根尝试攻击他,但剑齿虎甚至没有一丝颤动,他沉浸在施虐的快感中,罗根仅凭他恶心的信息素的味道就能断定他这个恶魔兄长现在有多兴奋。

“剑齿虎!我说过别把他弄死!”教学楼的大门突然打开,史崔克举着枪站在门口。他的出现让罗根陷入了更深的暴怒之中,他狂吼着,但除了穿过史崔克以外,他甚至没办法碰到对方的一根头发。

史崔克颤抖了一下,扶住墙才能让自己不被寒冷击倒,他狐疑的环顾四周,却没发现任何能导致他反常寒冷的人或物。

剑齿虎听话的停手,他提着斯考特的衣领站起来,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意犹未尽的兴奋,史崔克率先走开,显然也不乐意靠近剑齿虎这个爆炸的信息素源。

罗根绝望的嘶吼着,拼尽全力让自己不要只想着撕碎什么,他失魂落魄的跟了上去,他一定要知道这群混蛋会对斯考特做什么,他会让他们十倍奉还!

 

斯考特被带上“岛”,那个罗根的噩梦。他从没想过斯考特竟然在这个地狱待过,当然他也不敢想,斯考特不该,也不能遭受这个,他现在还那么年轻,甚至还没有成年,他是怎么在这个地方活下来的?查克是怎么找到他的?是不是当年查克晚来一步他的生命里就不会有一个倔强、死板、生机勃勃的斯考特出现?

[“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恨他。”斯考特低声说,“他伤害了太多的变种人了。”

“你根本不懂!”罗根急躁的吼道,“你他妈根本不懂他会做什么!”

斯考特苦笑了一下,抿直了嘴角,沉重的说:“我知道。”]

 

斯考特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他躺在地上,感觉呼吸困难反胃想吐,脑袋上的伤口被潦草的包扎了一下,他抬起沉重的手臂,摸了摸伤口上的棉纱布,顺着又摸到了一个奇怪的坚硬的眼罩。

“醒了?”罗根的声音传来。

斯考特动了动脑袋,尝试着坐起来,没能成功,只好继续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我还以为这回你又要不见了。”

“小声点,这儿还关着不少孩子,如果你不想引人瞩目,最好少说话。”罗根警告他。

“我也没什么力气大声讲话。”斯考特说,“反正也没什么比莫名其妙被绑架更糟的了。不知道老爸老妈发现我不见了有多着急。”虽然这么说,但罗根能闻到他的恐惧和无助,这让罗根本能的想要保护他。

“我感觉我可能有点儿脑震荡。”斯考特说,再次尝试坐起来,虽然没能一次成功,但他摸到了墙,于是他艰难的扶着墙坐了起来,“这儿可真冷。”他蜷缩起身体,他的T恤和牛仔裤的确不能在阴暗潮湿的地下牢笼里保暖。

罗根离他远了一点,不想自己让男孩儿更冷。

“我听到你叫他的名字了。”斯考特说,“不是那种普通意义上的认识——你知道的,你和他很熟?”他顿了一下,立刻反驳自己,“不对,你和那个恶魔才不熟。”

罗根叹了口气,他痛苦的说:“他是我哥哥。”

斯考特沉默了一会儿,罗根猜他正在消化这个令人讨厌的消息,最后他小声的咕哝到:“那真是太糟了,你和那个恶魔一点儿也不像。”

罗根忍不住笑了一声,他知道斯考特只是无意的提到这点,但他的确如释重负,最后他说:“说的太对了,小子。”

斯考特小小的笑了一下,他看起来放松了一点儿,但闻起来还是充满了疼痛和恐惧的味道。

就冲这点儿,罗根就能断定那些心灵感应者对他充满保护欲的原因了,这孩子还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你醒了吗?”一个属于女孩儿的声音传来,“我看到他们把你拖了进来。”

斯考特吃了一惊,这个声音就好像直接出现在他的脑袋里一样,他惊慌的问到:“你是谁?”

“别害怕。”那个声音又说,“我是艾玛,就在你的隔壁,也是一个被抓来的人。”

tbc.

评论(14)

热度(65)

© 皮皮pp不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