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pp不皮皮

【狼队】如何拯救你的情敌(章二)ABOAU

各章链接OWO:章一  章二  章三·上  章三·下  章四·上  章四·下  章五·上  章五·下  章六·上  章六·下  章七  章八(完结) 

本章有大量原创人物,虽然戏份不多,但还挺重要的:P

本文其实也可叫《小队成长史》吧

------------------------------------------------

章二

 

玛丽花了点时间把男孩儿哄好,这个孩子边喊着“罗根”边挣扎,朝一旁的砖墙撞去,她有必要怀疑男孩儿的精神是否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毕竟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乞讨生活,很容易让内心脆弱的小宝贝患上自闭症或者癔症什么的。

“罗根”很可能是男孩儿幻想出来朋友,而这个孩子显然已经失去他了。

精疲力竭的男孩儿在她的怀里睡着了,玛丽把他抱出小巷子,和她的同事们汇合,几个人合力给这个瘦弱的小家伙擦干净换上新睡衣,并且用一张米奇毛毯包裹住他。

然后他们上了车,两名警官负责护送他们。

“他可真轻。”玛丽把男孩儿抱在怀里,露出一个怜惜的笑容,她的三个同伴同样如此,她们救助过无数的流浪儿童,每一个都是脆弱的珍宝。

 

斯考特醒过来的时候感到一切都舒适的可怕,他穿着毛茸茸的睡衣,躺在干净充满阳光味道的卡通小床上,这让他想起在家里的感觉。

“你醒了。”一个小女孩儿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斯考特转头望过去,一个金发小女孩坐在粉红色的圆凳上看着他,棕色的眼睛非常可爱,她对斯考特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她脸上的雀斑和小缺牙让她更加令人喜爱。

女孩跳下凳子说:“你好!我叫莉莉,我得去找玛丽,她等会儿会带你去洗个澡吃点东西。”

“你好。”斯考特不习惯的咽了口唾沫,好让自己别这么紧张,“我叫斯考特。”

莉莉径直往门那边走去,她打开那扇滑稽地圆门,向斯考特道别:“一会儿见,斯考特。”

“一会儿见。”斯考特说。

紧接着门被关上了,斯考特在床上坐了一小会儿,观察了一下这间色彩丰富的房间,里面布满了毛绒玩具和圆角的家具,地上铺满了浅棕色的毛地毯,他的小床旁边是一张斜面的书桌,是那种粉蓝色,非常可爱的形状的那种。

他小心翼翼的下了床,赤着脚踩在地摊上,软毛搔的他脚底板发痒,一双泰迪熊拖鞋在他的床边上,斯考特犹豫了一下,把这双拖鞋穿了上去。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了,之前那个女人赤着脚走进来,莉莉跟在她身边,对斯考特露出一个微笑。

斯考特不由自主的回应了一个笑容,然后才去看那个女人。

“早上好,斯考特。”她大概刚从莉莉嘴里知道他的名字,“我是玛丽,睡得还好吗?”

斯考特被玛丽带着去浴室洗澡,在他强烈反应自己能胜任这一任务的时候,玛丽才微笑着让他一个人去洗漱。显然这所福利院的待遇不是一般的好,浴室非常干净而且装修充满童趣,斯考特放任自己沉迷在热水和草莓味的香波里一会儿,等他把自己洗干净,浴室的架子上已经摆好了干毛巾和干净的衣物。他把自己擦干,然后穿戴整齐,打开门发现玛丽举着吹风机靠在门边等着。

“福利院也没有艾利克斯说的那么可怕。”斯考特小声说。

“你说什么,小宝贝?”玛丽把他抱上水池边的高脚凳,顺便给了他一个红色的跑车模型,斯考特安静的玩着玩具,等玛丽帮他把头发吹干。

等着斯考特的还有一顿大餐,等一切收拾妥当的时候,玛丽带他上街去买一些更加适身的衣物。

最后玛丽又把他带进他醒过来的房间,并把买回了的衣物挂进衣柜里,最后亲吻他的脸颊说:“这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了,甜心,记得准时出来吃饭。”

“好的,玛丽小姐。”斯考特说。

 

斯考特的房间在二楼,当然还有更多的房间在楼上给大一些的孩子。

晚饭的时候斯考特坐在长桌的最后,一些孩子欢快的从楼梯上飞奔下来,一个个都在桌边坐定。莉莉很贴心的坐在斯考特的身边,一个红头发绿眼睛的男孩儿坐在斯考特对面,对他友善且滑稽地眨眨眼睛。

晚饭是玛丽和丽莎(莉莉告诉他)分发的,显然每个孩子都喜欢她们两个,因为每当她们经过一个孩子,都会得到一声问候和一个甜蜜的微笑。

等到她们给斯考特端上玉米浓汤和小牛排(配菜是青豆和胡萝卜,斯考特不是很喜欢这些)的时候,斯考特也学着所有人向她们表示感谢。

“谢谢,玛丽小姐,丽莎小姐。”斯考特展开一个笑容。

丽莎显然高兴的不行,她放下碗筷让玛丽继续她们的工作,俯下身在斯考特脸上留下一个亲吻:“不用谢,小可爱,你有一双另人羡慕的蓝眼睛。”

稍晚一些的时候斯考特已经盖好被子准备睡觉了。这时候玛丽走了进来,她已经换上了肉粉色的睡裙,手里拿着本故事书。

“喜欢睡前故事吗?”玛丽坐在他床边,柔软的床铺出现凹陷,斯考特不由自主的朝她滑过去一点。

很早之前艾利克斯会在床边和他讲恐怖故事,就为了让他吓得缩进哥哥的怀里,之前在寂静的夜晚,罗根也会用激动人心的故事和他交换关于艾利克斯的英雄故事,所以斯考特点点头,表示乐意洗耳恭听。

玛丽微笑起来,她把故事书翻到目录那一页,亲切的询问:“斯考蒂,有什么想听的故事吗?”

“我想听金刚狼的故事。”斯考特说,“罗根喜欢讲这个故事,我也喜欢听。”

“当然。”玛丽从善如流的说,把内心的一点担忧收进胸口,把月亮女神和克里克拉兹的爱情故事说给斯考特听,在最后,她对破坏孩子们内心的美好世界感到于心不忍,于是她说:“最后阿波罗驾着太阳马车载着克里克拉兹回到月亮上,而克里克拉兹心满意足的将玫瑰赠给他心爱的月亮女神。”

“晚安。”玛丽吻了吻斯考特的额头,关上灯离开房间。

斯考特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放任自己流眼泪,并发誓这将是最后一次,因为显然,可能世上只有他知道关于罗根和他说的,金刚狼战场上的光辉事迹。

 

适应新生活对斯考特来说绝非难事,更何况这个福利院的确太好不过了,而斯考特要做的只不过是暂时放下思念,满怀希望的接着等待。

斯考特很快在玛丽和丽莎的照料下健康起来。在他在福利院度过的第一个生日,他收到了莉莉送给他的巨大泰迪熊,怪不得最近他总看到这个小姑娘成天抱着她的零钱罐。

很快这只泰迪熊就成了斯考特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斯考特总是在晚上和它聊聊艾利克斯和罗根,它是个非常棒的秘密口袋。

玛丽和丽莎通常很忙,因为她们是负责照顾最小的孩子,大部分的小孩儿都没有斯考特和莉莉那么乖巧。有时候玛丽和丽莎会出去救助更多的流浪儿童,这时候会有一些已经懂事并且沉稳的大孩子过来带一会儿小朋友。斯考特则对她们的工作感到向往,每当想起当初玛丽给他的怀抱都让他心怀感激,还有罗根对他的帮助,更是他在孤独的寒夜里唯一的温暖的依靠,这让他不由自主的畅想未来,他以后也一定要成为这样能带给孩子们帮助的人。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新的孩子来到福利院(当然也有人会带走几个),这既是个好消息又不是那么的好,斯考特自告奋勇加入了莉莉安抚新来孩子的队伍,他做的不错,在莉莉教他如何把最美的笑容展露给别人的时候,他几乎做到了完美。

 

福利院会送每一个到了年龄的孩子去上学,据说是福利院的后台有钱到不行(顺路接送斯考特上下学的亨利,就是那个在餐桌朝他眨眼的大男孩,说的),这时候斯考特才确切知道他住了一年的地方叫做“玛利亚”,这么做是为了防止他们万一迷路连家都找不到。

斯考特在学校里过的挺不错,他聪明,富有正义感和责任感,甚至长得也很不错,这让他迅速获得一大帮好朋友。

就在他在学校里待了三个年头,罗根又突然出现了。

 

当然仅仅对罗根来说,这四年毫无实感,他感觉自己只是睡了一觉,然后醒过来,瘦子就突然从一个又瘦又小,脏兮兮的小豆丁变成一个健康的并且长大了的大豆丁了。

斯考特没能第一时间发现他,因为小不点儿正和他的同学一起写生,头埋在画本前,专注的在上边涂涂抹抹。

这让罗根想起那个大点儿的斯考特以前也喜欢对着琴涂涂抹抹,那是他们两的情趣,而罗根总是忍不住去打扰他们。

[琴安静的坐在单人沙发里看学生的作业,斯考特就在她的对面,他们两没有坐的很近,但是却有一种他们正挨在一起的错觉。

罗根从后边窥视斯考特的作品,并不能说是一副完美的画作,小队长的双手并不是专为绘画所生的,但是显然,上面充满了对琴的爱意,这种爱意让罗根感觉自己的胃在被石子碾磨。

他悄悄的走开了,琴别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

“罗根!”斯考特小声叫了他一声,神情里充满了惊喜和不可置信。

罗根匆匆从回忆里挣脱开来,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挨着斯考特坐在了草地上。

“嗨,小子。”罗根伸手假装在摸斯考特的头发,“看起来过得不错啊。”

“玛丽小姐很好。”斯考特被他的手掌冻的瑟缩了一下,但还是微笑着回答。罗根喜欢他这个笑容,就像很多看到斯考特笑容的人一样,他们都喜欢这个孩子。

“你在和谁讲话?”一个人在罗根试图说话前插入这场对话。那是个绿色眼睛的小女孩儿,她姜黄色的卷发被精心编成长长的一条,上面卡着两个毛茸茸的小翅膀。

斯考特立刻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干,低着头接着画画,嘴上应付的说道:“没有,我在自言自语,乔安娜。”

“我可不信呢!”乔安娜坐到斯考特旁边,把画册摊在膝盖上,她故意把短裙的一角搭在斯考特伸直的腿上,而斯考特却没工夫注意这些东西,因为罗根像个讨人厌的家伙似的不断告诉斯考特这个小姑娘喜欢他。

这时候另一个小孩儿跑了过来,是一个黑头发的男孩,他大喊着“乔安娜”气喘吁吁的挨着小女孩儿坐了下来。

“你好,让。”乔安娜冷淡的打招呼。

“你怎么老和斯考特这个书呆子玩耍?”让大声嚷嚷。

斯考特越过乔安娜看了他一眼,这让让故意显摆的挺直胸膛,更大声的彰显自己:“走吧!乔安娜!你会乐意看我进球时的英姿的!”

乔安娜还是对他爱答不理的,但是让承诺会给她买食堂的炸鱼薯条,乔安娜明显心动了,她邀请斯考特一起前去,但是斯考特拒绝了。

等两个结伴的身影离开之后,斯考特对着旁边的罗根说:“你能别笑了吗?”

“哈哈哈——”罗根几乎要笑瘫在地上,他捂着脸说,“你可真是好样的,我猜那小妞缠着你有一段时间了?”

“是三年。”斯考特无可奈何的说,“入学典礼的时候她说我的眼睛很漂亮,然后跟着我整整三年。”

“那个让呢?”罗根问。

斯考特把手里的画册和铅笔扔在草地上,说:“他老觉得乔安娜和他是灵魂伴侣,大概是因为名字什么的吧。”

罗根忍不住接着大笑,他和斯考特半开玩笑的探讨了一下深刻的三角恋关系,并且警告他这玩意儿会害惨他。斯考特也觉得夹在乔安娜和让中间很让人尴尬,但是害惨他?斯考特才不会承认。

 

罗根回来之后斯考特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和他聊天,这让罗根感到十分吃惊,虽然斯考特并没有在他突然出现的时候激动到哭,但显然变得更加依恋他,经常在上课或者和别人交谈而不能和罗根交流的时候频繁的将视线落在罗根身上。

事实上,这其实没什么的大不了的,在斯考特看来他只是在确定罗根的存在而已,但是罗根很清楚,一些人,特别是斯考特的老师以及福利院里的那些保育员已经发现斯考特经常无法集中的注意力和让人无法忽视的自言自语了。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罗根知道斯考特在帮助别的孩子适应新的环境,这让他觉得他熟悉的那个瘦子在回来。

[那个小男孩紧紧搂着斯考特的脖子,在斯考特的怀里瑟瑟发抖。斯考特温柔的拍打他的背部,罗根不耐烦地等在边上,看着瘦子用温柔的微笑安抚受惊的孩子。

“如果你们还要这样墨迹的话。”罗根说,“我们可能没法在天黑前回去。”

斯考特把孩子抱起来,朝罗根露出了一个“闭嘴混蛋”表情。]

“我想要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小斯考特坚定的说,他的双眼就像是日光下的宝石或者月光下的湖泊,让罗根感到窒息。

 

斯考特正如他以后那样正直勇敢,富有同情心,在一定程度上,他简直是成年人眼里的完美小孩儿,但是在他日益严重的“罗根依赖症”中,罗根已经能够看到他以后会遇到些什么,但是他又没办法狠心真的离开或者能摁着小孩儿的脑袋让他永远不能转头。所以当一些流言在孩子们嘴里流传的时候,罗根只能假装毫不在意,而斯考特当然也能听到那些中伤他的风言风语,虽然他假装自己很好,但罗根知道他很失落。

“你不该在乎那些声音。”罗根说,他烦躁的看起来继续一根雪茄或者一大瓶的酒,“你知道他们看不到我,你知道你自己没疯。”

“我知道。”斯考特闷声说,“我没生气,我就是很难过,我甚至没办法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

“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个。”罗根说,“你的朋友们很好,但显然他们不需要认识我。”

“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斯考特用力眨眨眼睛,罗根怀疑他哭了,但是他的脸蛋上没有任何湿漉漉的痕迹,“我甚至没办法碰到你。”

罗根直接把手掌穿过斯考特的肩膀,他看着打着哆嗦的小孩儿说道:“但你感觉到我,你知道我是真的,你也没有吃那些狗屁的药。”

“你不该说脏话的。”斯考特皱着脸说,但他还是用手虚握罗根的手腕。

“这就是你的重点吗?”罗根给他气笑了,“你和美国队长一样烦人。”

有时候斯考特会靠在泰迪熊上畅想以后的自己,他幻想自己假如发育成了哪一个性别会怎么样,当然无疑都会去帮助别人。罗根乐得看他胡思乱想,也不打算提前剧透告诉他“别傻了瘦子你会成为屌爆了的x战警的beta小队长,每天惩奸除恶拯救变种人”。

但糟糕的是,福利院请来了心理医生给斯考特看病,斯考特每天都在和一些药物作伴,好在这孩子坚持罗根是真的,偷偷把那些药藏进衣服里。玛丽和丽莎很担心他,莉莉也经常过来陪斯考特聊天,亨利也经常来找他,这段时间他发育成了一个Alpha,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壮和自信起来,这让斯考特挺羡慕的,因为有力量意味着能帮助更多人。

罗根对此嗤之以鼻,亨利这种毛没长齐的Alpha在他这个两百多岁的强大Alpha面前根本不够看,在他看来,就算是瘦子以后这样的Beta都比亨利要强壮。

斯考特只能在没人的时候要求罗根停止羞辱他的朋友。

但事情总有更糟的,斯考特被几个高年级的小孩儿围在了墙角。罗根看着就觉得糟糕,他讨厌欺凌弱小,但是他同样讨厌把“弱小”这个词按在斯考特身上,虽然斯考特现在的确又弱又小。

那几个学生对着斯考特骂一些他们爸妈都不见得相信会从他们嘴里骂出来的脏话,外加一顿拳打脚踢,就因为斯考特被传成“有着幽灵朋友的通灵巫师”,他们大概觉得只要是不一样的就是恶心,而斯考特毫无反抗能力,他除了罗根四年前教他那几手三脚猫功夫,面对几个大孩子的欺负只有挨打的份。

“起来。”罗根蹲在斯考特身边,这个男孩儿蜷缩这身体趴在水泥地上,衣服已经被扯破,上面还沾了几处血迹。

“站起来,斯考特。”罗根警示他,“你知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斯考特慢慢爬起来,他捏着拳头朝敌人冲了过去。

[“起来!”斯考特命令道,罗根不情愿的从塌陷的床垫上滚下来,“你知道我们没有时间,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门外传来孩子们恶作剧的声音。

门打开了,一大波泡沫淹没了罗根的房间。

欢笑声淹没了罗根。]

tbc.


评论(15)

热度(109)

© 皮皮pp不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