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pp不皮皮

【狼队】如何拯救你的情敌(章一)ABOAU

各章链接OWO:章一  章二  章三·上  章三·下  章四·上  章四·下  章五·上  章五·下  章六·上  章六·下  章七  章八(完结) 

感觉要死,我竟然他妈又开坑了QAQ

忐忑

一个狼叔被困在时间夹缝里遇到小队的故事

章一

“想点平静的事!拜托罗根!想点平静的!”

 

罗根凝视着绿色的水面,他不断下沉,下沉,努力忽视肉体的疼痛和呼吸的窒塞,他当然不想流窜在时间的夹缝中,如果他不能亲眼目睹那个更好的未来,见不到那些将会活得更久的好友,那么于他而言,这一切都是白费。

他仍想见火红头发的琴,还有他的好战友斯考特。

“又是你,小贼。”斯考特靠着跑车,孤零零的站在车库里。

罗根大大咧咧的跳下重机车,完全没有作为偷车贼的自觉,更何况他乐忠于找斯考特的麻烦,那简直让他充满各色信息素和烟酒杀戮的生活变的温暖——他爱死和斯考特干架和喝酒,世界上除了做爱没有比这更棒的。

斯考特朝他伸出手,他得意且心满意足的把斯考特的机车钥匙扔在斯考特的胸上,不出意外的看到那个童子军皱紧眉头。

抢在斯考特发难之前,罗根先一步用爪子划断绑着两箱啤酒的尼龙绳,但是为了不误伤里面的小可爱们,罗根还是选择用手把纸板箱撕开而不是用爪子划烂它们。

“接着。”罗根扔了一罐过去,自己则用一根爪子捅开易拉罐。

“你不该这么晚去买这么多的酒。”斯考特一本正经的说教,但是他仍然拉开了拉环。

罗根欣赏着斯考特打开易拉罐的修长有力的双手,然后当然的,在对方说完之后赠送一个中爪。

“就好像你不乐意喝酒似的。”罗根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着机车的车身惬意的赞赏美味的啤酒,“我可比你会放松多了,老兄。”

斯考特闷声笑了一声,提着啤酒罐坐在罗根的身边,他靠着好姑娘被蹭掉漆的地方,抱怨到:“你就不能小心点骑她吗?以防你忘记,这是我的车。”

“如果不想借我就把钥匙藏藏好。”罗根狡猾地说,他当然知道斯考特不会这么做。

斯考特果然没说什么,只是和罗根干杯,他们有必要做这个,鉴于他们很可能即将干一架或者坐在一块儿给这姑娘上漆。

罗根往斯考特那边靠了靠,他们紧挨着喝酒,斯考特身上比普通Beta还要干净的肥皂味绕在他鼻尖,这让他感到平静和温暖。

一片阴影笼罩了他,罗根的五感几乎被水流剥夺,但是他的思维是如此的清晰。

斯考特坐在椅子上,他穿着蓝衬衫,背影看上去消瘦笔直,罗根知道他肯定又在为学生们那些狗屁不通的文学作业感到烦躁,并正尽力用他那高超的文学造诣委婉的指出那些错处而不至于过多的打击孩子们对文学的热情。

这大概是罗根难得喜爱钢笔的时刻,天知道当走珠笔和针管笔被发明出来的时候他有多高兴,而钢笔——除了它在斯考特手里发出的笔尖和纸面的摩擦声让罗根感到宁静——吸墨根本是在挑战罗根的耐性。

斯考特把批阅完的作业整理好,他伸展了一下因久坐而僵硬的背部,背对着罗根说到:“危境室?”

“被你发现了。”罗根耸耸肩,“犯得着在学校这么警觉?”

斯考特笑起来,洁白的齿列和酒窝让罗根沉迷,他说:“如果你乐意把酒味收一收,我就做好无视你的准备了。”

罗根能为这个笑容和他打上一整天。

一张网撒下来,他已经能感觉他苍老的灵魂在抽离他不算年轻的身体。

“你去哪儿?”罗根抓住斯考特的手腕。

“滚开!”斯考特对他怒吼,试图从罗根手里夺回手腕的控制权,“我必须去找她!她求我去找她!”

“那不是她!”罗根死死扣住斯考特的手腕不让他逃脱,“我们都知道她死了!你亲眼看到的!清醒点瘦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斯考特盯着他,满是胡渣的脸上全是冰冷,即使他闻起来仍旧是毫无味道的冷静,但罗根能感到他的怒火和心碎。

他放开手了。

罗根开始挣动,大网网住了他,他被捞起来。

“你知道斯考特在哪儿?你知道的对吗?”罗根摇晃着琴。

“你明明知道的。”琴对他微笑,而下一秒却变的狰狞,“你闻到了!你闻到死亡的味道了!”

琴发怒了,或者说是凤凰,整个诊疗室都开始震动,罗根觉得内脏被搅在一起,每一个细胞都在迅速破裂再愈合。

“他死了。”琴变得痛不欲生,她尖叫着捧住自己躁动的脑袋,“我杀了他。”泪水从她渐渐变成黑色的眼中流出,“我杀了他!”

罗根手里的眼镜应声而碎。

“按住他!”骚动的声音,有人按住了他的手脚,罗根的钢爪伸出来,他就像是一条鱼一样在甲板上挣动,身边传来惨叫声和血腥味,乱七八糟的信息素对他痛苦的神经没有任何好处。

他的记忆开始乱窜,他想起琴撩起的长发,欧罗罗迷人的双眼,汉克倒挂在水晶灯上,孩子们在他身边奔跑,凯蒂穿过沉重的大门和皮特拥抱,小淘气的发丝一点点变白,查尔斯在他面前被分解,哨兵光滑泛着金属光泽的黑色外壳,斯考特趴在他肩上痛哭时他们合二为一的疼痛。

一阵疯狂的疼痛插进他的脑袋,让他恨不得将自己的爪子也插进去好停止这一切。

“镇定剂!”谁在大喊,“该死的不能让他再这么弄伤士兵!”

罗根陷入黑暗。

 

“你醒了?”一个稚嫩的声音说。

罗根猛地睁开眼。

眼前的一切都很陌生,他躺在灰色小巷肮脏的地面上,脑子混混沌沌,眼前一阵黑一阵白,他扶着脑袋爬起来,晃晃头好让自己清醒一些。

他把视线移到缩在垃圾桶和墙角缝隙的小屁孩儿身上。

小孩儿看起来很脏,蜷缩的动作让罗根不能判断他到底有多大(或者多小)。

罗根不太确定自己是否有平安回到未来,至少在他心里那个被改变的未来没有冷冰冰的肮脏小巷和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屁孩儿。

“你死了吗?”小孩儿小心翼翼的发问,“他们从你身上穿过去,就像你根本不在那儿一样。”

罗根的头脑开始发蒙,一边暗示不这不对,这不是真的,他不会真的被困在这儿,但很快他又觉得对的,他没照凯蒂和查克说的去想平静的事,或者是他想了,但让他平静的人又和死亡十分亲密,他没办法控制自己,更可怕的是他可能弄伤了凯蒂或者杀了谁。

一瞬间愤怒和绝望席卷而来,他伸出爪子打算拿背后的砖墙泄愤,但他无坚不摧的钢爪就像是不存在似的穿了过去,然后怒火被冰冷的现实浇灭,他必须承认自己被迫困在这里。

“你还好吗?”小孩儿问,试图让沉浸在自己世界的罗根注意到他,“你有一对爪子。”

罗根则不耐烦的敷衍到:“是的,是的,我他妈有一对爪子而且他妈的碰不到任何东西,这简直好极了!而你现在可以尖叫了小子!”

男孩并没有听话的尖叫,他简直冷静的不像话,这让罗根不可抑制的想起斯考特那副正而八经的模样,那简直让他咬牙切齿。

“听着小鬼,虽然不知道你他妈哪里遗传来的镇定,但是正常人看见这玩意都会害怕好吗?”罗根挥挥爪子。

而男孩只是睁着蓝眼睛——哦,上帝真他妈的蓝——无辜的看着他:“但是你碰不到我,先生。”

罗根一点都不想听别人提醒他什么都碰不到这个事实,他为此感到泄气,随便往地上一坐,打算问点有用的消息。

“现在是什么时候。”罗根问。

小孩儿站了起来,看起来瘦弱的可怜,他看起来远比脸蛋表现出来的小。罗根看着他在垃圾桶里翻翻找找,最终找出一张揉皱了的报纸。

“大概是在七月中旬。”小孩儿成熟的说,“前几天有人往垃圾桶里扔了报纸,而这边一般的垃圾车不会经过。”

“年份?”

“二零零三年先生。”

罗根猛地锤起地面,显然他穿不过地面但也没办法制造任何动静:“该死的!”他嘟囔了一声,“叫我罗根,我可不乐意听这种矫情兮兮的称呼。”

“当然,罗根。”男孩儿把报纸重新扔进垃圾桶里,坐到罗根的身边,“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斯考特。”

罗根的瞳孔猛地放大了。

 

罗根没再费心去问小屁孩儿的姓氏,因为他一点都不想听到“萨默斯”或者任何和夏天相似的名字,因为该死的斯考特不该有这样操蛋的童年,穿着灰扑扑的褴褛的衣服,脸颊和四肢布满了淤青和污垢,而是应该在他父母或者查克要不然就是别的什么狗屁但对他很好的人身边成长。因为成年后的斯考特显然有着强健的体魄和良好的修养,而且是他妈的那样的一个好人,他不该经历任何他不应该遭受的苦难。

好在这个斯考特没有固执的告诉罗根他的全名。

显然两人除了自我介绍以外没什么可以多聊的事情,等到太阳快要落山,斯考特才起身去翻那个垃圾桶。

罗根十分复杂的看着小孩儿欣喜的找到半块白吐司,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吃进嘴里。他实在是没办法继续保持沉默,他现在他妈的就要知道为什么一个小孩儿会瘦骨嶙峋的翻垃圾桶为生。

“你的父母呢?”罗根问。

斯考特没理他,继续翻着垃圾桶。

“喂!小子,问你话呢!”罗根提高音量。

斯考特又从垃圾桶里翻出半个苹果和半瓶汽水,等他把自己的肚子解决了,才抹了把嘴说:“不知道,可能死了。”

“你难道没有别的什么亲戚可以投奔的吗?”罗根问,“即使去福利院都比露宿街头翻别人吃剩的东西好过吧。”

“艾利克斯让我等他。”斯考特说,“以防你不认识,他是我哥哥。”

操蛋的萨默斯!罗根无不抓狂的想,该死的他就是遇到童年正遭遇着不幸的斯考特·萨默斯,而他凭着自己什么都不能做的身体甚至没办法让什么东西有所改变。

“你在这儿等了多久?”罗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

斯考特用他的蓝眼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回答道:“我不知道,也许有一个月,或者更长和更短。中途有人想送我去福利院,但我逃走了,我不能去那里,艾利克斯会找不到我的。”

“但你不能总呆在这儿,等到夏天过去你就会被冻死,到时候你那狗屁哥哥只能找到一个被狼狗啃过的尸体。”罗根警告他,虽然他说的是事实,但这话对一个孩子显然还是太重了。

斯考特显然露出了一副即将要哭的表情,这是罗根在遇到他后他唯一表现出和年龄相符的样子,但是这孩子显然坚强的不像话,他只是用力眨眨眼睛把泪水逼回肚子里去,然后坚定的说:“我相信艾利克斯会在那之前找到我的,我也不会让自己就这么冻死。”

这该死的萨默斯的固执!罗根的思维开始混乱起来,一方面他真他妈想狠狠地揍一顿这个该死的固执的小屁孩,另一方面他他妈的又是无比感激斯考特还能心怀希望。

[“她还活着。”]

不,她死了,罗根痛苦的想,我亲手杀了她,她的血流在我的手臂上,一切仿佛都在燃烧。

[“记得把油加满。”]

你不知道我会回来的,我会骑着你的机车浪迹天涯,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带着你的机车完整的回来?

罗根把所有悲伤的回忆小心翼翼的收起来,他注视着小小的斯考特,对方担忧的目光在他脸上梭巡着,他把手掌虚按在小孩儿的脑袋上,四处乱翘的脏兮兮的头发穿过他的手掌,对方打了一个激灵,抱怨道:“你好冷。”

罗根微笑了一下,说:“你会等到他的,你会有更好的人生,认识非常多值得信任的朋友,拥有美好的爱情和家庭,只要你活下去。”

“你太奇怪了。”斯考特皱着鼻子看他,“我当然会活下去。”

 

当幽魂的日子也不算难熬,大多数时间他都跟着斯考特四处乱转,看着小孩儿沿街乞讨或者翻垃圾桶和野猫野狗搏斗,罗根教了他几招防身的把式,至少让他别被那些疯狗咬伤或者抓伤。

有时候罗根也会思考一下年轻的自己会在哪个地下拳场或者酒吧里厮混,但是也许他正沉在水底半死不活的等着别人来捞呢。这也挺不错的,至少避免遇见银狐,少一桩悲剧。

罗根会经常和斯考特聊聊,听斯考特把他那不知所踪的哥哥夸上天,但斯考特很少聊他父母,不是那对夫妇是一对混蛋就是他根本不想回忆起父母已经死亡的事实。作为回报,罗根会和他讲讲一战和二战那些激动人心的故事,把里面血腥和黑暗的东西去掉,尽量把光辉的东西讲给小孩儿听。

每当这时,斯考特崇拜的眼神总是能填补罗根空虚的内心。

想想今后一本正经的X战警小队长用这种眼神看他,就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得意和高兴。

斯考特的精神状况比罗根刚来那会儿好多了,至少不是经常紧绷着,并且时常会露出可爱的笑脸。

 

“有人来了。”罗根站起身,斯考特用信任的眼神看着他,也站了起来。

“有两个Alpha,还有四个Beta。”罗根动动鼻子,“该死,他们可能带着枪,我闻到火药味了。”

“他们会对我们有威胁吗?”斯考特问。

罗根眯起眼睛,爪子不受控制的伸出来,他说:“也许,但是要担心的只有你一个,小子。”

斯考特试图抓住罗根的衣摆,当然他什么都抓不住,只是在手掌穿过罗根身体的时候被冻了一下。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看来那群人已经很近了。

两个警察模样的年轻Alpha出现在巷子口,很明显,他们的腰口都别着枪。

“嘿!孩子!”其中一个说,“你在这儿多久了?”

斯考特没说话,他往后退了一步。

“别怕,孩子,别怕,我们是来帮助你的。”那个警察说。不一会儿一个女性Beta穿过他们走进巷子。

她穿着卡其色长裙和奶白色衬衣,看起来的确能让人感到温暖,她温柔的对斯考特说:“过来宝贝,看看你经历了些什么,别害怕,一切都过去了,我会带你走的,你会有温暖的食物和新衣服,过来,让阿姨好好看看你好吗?”

斯考特拘谨的摇摇头,把视线挪到旁边的砖墙上。

罗根就站在那儿,显然除了斯考特没人能看到他,他也能感受到斯考特的抗拒和求助,但是他也的确认为斯考特需要更好的生活环境,所以他说:“放松,瘦子,跟她走,没事的,我会跟着你的,当然你哥哥也一定会找到你的。”

“罗根!”斯考特惊慌的惨叫一声,“我不想去!”

“为什么?”那个女人问,“罗根是谁?”

“我不要!”斯考特把自己缩进墙角里,他开始流泪,悲伤的蓝眼睛让人感到心碎。

女人往前走了几句,怜惜的说:“别怕,宝贝,没人会伤害你……”她突然顿住了,一阵刻骨的阴寒袭击了她,让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两名警察立刻奔上前查看情况。

而事实就是,罗根穿过那个女人好让她停下,自己来到斯考特身边抚摸男孩肮脏的脸颊:“听着孩子,跟那个女人走,你必须确保自己能健康的活下去,你知道艾利克斯不会想看到你瘦骨嶙峋的样子的,而你的父母在天堂也不想看见自己的儿子变成这样。”

“他们死了。”斯考特崩溃的啜泣,“他们从我面前掉下去!艾利克斯也丢下我了!”

“没人会丢下你的。”罗根的声音和那个女人的声音重合起来。

女人坚强的走到斯考特身边,即使她的身体有一半和罗根重叠,冷的让人牙齿发颤,但她还是坚定的伸手去拥抱发抖的斯考特。

斯考特安静的在她怀里啜泣,罗根后退一步让两个人能暖和一点,但他突然感觉疼痛像一把刀子切进自己的脑子,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嘶吼,斯考特立刻抬起头看他。

“罗根!”斯考特惊慌的大喊,手脚并用的从女人的怀里挣脱出来。

女人立刻抱住他,但斯考特拼命挣扎:“别离开我!罗根!”

“我……”罗根甚至没能说上一句话,意识就被黑暗吞没。

tbc.


评论(6)

热度(212)

© 皮皮pp不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