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pp不皮皮

情感分裂【贾尼/幻红/幻铁】下

这篇文真的是拖了好久,它分明是那么的短,所以今天还是把它给写完了。
等我四月底考完试来填几个能填的坑( ´▽`)
因为这段幻红的戏份几乎没有,幻铁也是所以就不打tag了( ´▽`)
上篇·中篇·下篇
--------------------------

 当罗迪和他的盔甲一起从高空坠落而无人能阻止的时候,事件已经被引向了一个极端激烈无法挽回的地步。而当托尼近乎绝望地抱着毫无意识的罗迪时的那双赤红的双眼,让幻视很难相信托尼会有原谅自己和山姆的那一刻。
 或许这场内战和参与其中的所有人都不值得原谅。
 所以当托尼对他说“这不是你的错”的时候,幻视根本无法理解托尼的原谅,他甚至无法理解自己的失误。当一个最精密的机器都出了差错,是否暗示了整件事的错位?
 幻视不知道,完全无法理解。所以当托尼用空洞的双眼望着他的时候,他人生头一次感受到恐慌。
 “他对我绝望。”幻视对贾维斯说道,“我记得他看我眼神,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期望,那时候你正陷在沉睡里,我说我不是你,他的眼神就变得和现在一样了。”
 贾维斯在他的身体中浮动,没有出声。
 幻视继续说:“有时候我希望那句话能被撤销,我不该说出来的,如果我让斯塔克先生感到痛苦,那么就是不应该的。”
 这时贾维斯终于选择回应他了:“我想你明白生活的每一秒都不是我们的程序,我曾经也希望撤销我面对奥创实体自信,但是我现在释然了,正如你说,人总会犯错。而我很感谢你说出了真相,虽然那让先生痛苦,但是那让我至少还拥有先生对我的所有怀念。”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其实你也同我一样爱着先生吧。”
 “也许吧。”幻视犹豫了一会儿,回答到,“这种感觉和对旺达很不一样,这很奇怪,我会想亲近斯塔克先生,但我不会想要得到什么,而旺达,我却希望得到她的回应。”
 “这很好,你已经能够区分出它们的不同了。”贾维斯说,“我曾经也只是希望与先生亲近而不渴求其他,但是当我对先生的感情变为情爱,我每天都希望先生能够多在乎我一点。”
 “但这是不合常理的。”幻视说,“我没有对你或者奥创产生任何相似的情绪,但理论上你们和斯塔克先生有着相同的地位。但这十分不可思议,我却觉得这是无比正确的。”
 贾维斯大概是赞赏的跳动了一下属于他的那几块数据块,“这正是感情。”

 所有人都希望事情不要继续往更糟的方向发展,但当托尼只身一人跑去海上监狱和恶心的政员以及异心的队友进行争吵或是谈判之后,事情的发展任然是不受任何人控制的往更混乱的地步去了。
 幻视找到托尼的时候这个曾经自命不凡的花花公子正跪在雪地上凝视身前的盾牌。
 幻视不能从现有的信息中计算出之前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是托尼已经消失不见的头盔,脸上的淤青和盔甲上的裂痕无不提醒着幻视之前发生了怎样的激战。
 托尼看上去失魂落魄,他的头发和睫毛上落满了雪花,脸颊和嘴唇被冻的泛青,他的大眼睛固执的睁大,垂着头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狗。
 西伯利亚的风雪足够将任何一个没有准备的人冻死,幻视的振金躯体让他不被寒意侵扰,但他知道托尼已经不能支撑更久了,失去了能量的铁甲只是一个更寒冷的墓穴,他需要别的人把他拉出来。
 幻视通知四处盘旋的直升机目标的坐标,他身体里的贾维斯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但是他才刚把他和自己的程序剥离开来,假使现在的贾维斯冲动的离开他这个载体,立刻就会消散在这里的风雪中的。
 这时,托尼终于扭过冻僵了的脖子看向他。直升机逐渐靠近,强劲的罡风刮起托尼稍微有些长的头发,雪花在这极寒之地四处肆虐,而他的那双棕色的双眼就像是泉水,热巧克力或是宝石,就像是即将要枯竭,冷却和开裂一样。
 “斯塔克先生。”幻视提高了自己的音量,为了让已经在雪地里待到五感迟钝托尼能听清他在说什么。
 他把手掌伸出来,让贾维斯蓝色的数据块的影像投射在空气中,它的四周是幻视的橙色的和精神原石同色的数据洪流。
 “我想你会希望见到这个。”幻视降落在托尼面前,对方仰着头呆滞的看着他,好像眼前是什么奇怪的外星生物而不是他的队友。
 他把视线缓慢的移动到幻视手上的蓝色方块,像是一个生锈的机器人一样僵硬的抬起手去触碰其实本不在那儿的蓝色小可爱。
 在他们上方的直升机已经靠近地面,飞行员抛下绳梯矫健的往下攀爬。
 托尼穿戴着破损手甲的手穿过影像,那几块小小的蓝色方糖跳动了几下,接着一个与幻视有着相同音色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语气的声音响起:“您醒着吗,先生?”
 托尼先是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然后忍不住将笑意扩大,干涩的嘴唇开裂流血,被冷风冻住。他主动脱掉盔甲,落地的飞行员立刻将厚棉被裹在他身上。
 “我清醒的不能再清醒了,伙计,欢迎回家。”

END

评论(2)

热度(38)

© 皮皮pp不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