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pp不皮皮

【奇异玫瑰】迟来的你

       *灵魂伴侣AU

       *有部分参考漫画设定,还有部分根据电影设定妄加揣测的

       *ooc

       *甜饼……吧

       *新鲜出炉没有捉虫

---------------------------------------------------------------------------


       罗斯曾经因为这个而饱受欺凌,他肥胖,自卑,难以忍受家庭和学校,除此之外,他还缺少每个人都拥有的,属于自己的另一半。像他这样没人要的丑人,还有遗传的少年白,像皮球一样在小恶霸的脚底下滚来滚去,数不尽的羞辱和勒索,而他只是个一周不一定有五美分零花钱的贫穷小胖子,他只能挨着打,祈祷着,羡慕着,看着那些和他们的灵魂伴侣共享某一感官的完人们,最好能来救他。但他这个灵魂残缺的小胖子不值得被拯救,反正也没人,没人在世界的某处等着他。


       神奇的是,在经历了家庭的破碎,辗转了多个孤儿院之后,升上高中的罗斯变得消瘦而风度翩翩,他也许没有那么强壮和高大,但他时常显得睿智而可爱,也许自卑仍在心底,但他变得更加的勇敢,他发誓要将屈辱的过去抛之脑后。而面对这样一个迷人的罗斯,人们对他没有灵魂伴侣而感到惋惜,他们总是说,安慰他:“会来的,他只是迟到了。”


       但罗斯知道,他不能等待,他只能向前,自己索取一切。

 


       “一个人?”一个身材火辣的短发美女坐到罗斯身边,他假装自己被吓了一跳,五官可爱的揪起,大部分女人都吃他这小可怜的一套,这很好,因为眼前的女人也因此而放松了警惕,非常亲切随意的为罗斯叫了杯酒。任务也因此很顺利的继续下去。


       这是罗斯加入CIA成为外勤特工的第五年,也是他因伤而空军退役的第六年,牛津法学博士毕业的第八年。他的确做到了改变自己的人生和命运,并且理智的抛弃了虚无缥缈的希望——他不期待任何人。


       这次的勾引任务双线同时进行,罗斯负责在酒吧的这头吸引一个令CIA高层头疼的反恐组织头目的姘头,而另一位美貌且身手了得的女特工负责勾引那个头目,这可以算作一个长期任务,当然也可以当作短期,目标二人的私生活混乱到不可思议,有时候甚至男女不忌,罗斯花了一个整个星期每天都在混乱的酒吧里晃悠,终于在台球桌上俯下身的一瞬间成功了。


       任务顺利的结束,罗斯擅长交际且懂得如何花言巧语的取得自己想要的结果,他能一眼看穿对方的弱点,并且柔软的捉住它不放。


       “干得不错。”他的搭档——那个貌美的特工放松的说,他们正坐在回去的车上,罗斯开着车,而对方在后座上换下身上碍事的长裙。


       “你也是。”罗斯充满诚意的回话。他的搭档却咯咯笑个不停,气喘吁吁的说:“我可不觉得轻松,我真羡慕你,不用忍着痒痒和肌肉大汉调情。”


       进了CIA后一切都变得颠倒过来,曾经对罗斯残缺灵魂的耻笑和同情全都变成了羡慕,在外勤,最不需要的就是灵魂伴侣那一套通感,就如同罗斯后座的这位美女,她认真勾阔佬的时候她那素未谋面的灵魂伴侣也许正和哪个亲密的家伙玩着有趣的痒痒大战,躺在沙发或者床上咯咯直笑,全然不晓得给自己的灵魂伴侣找了多少的麻烦。而罗斯就像个无欲无求的天神一般完美,他理智的能屏蔽一切干扰,也不会有个烦人的灵魂伴侣在他出任务的时候用毫不知情的天真去打扰他,他有着军人的履历和自律,又谦和的和万千大众没有任何区别,他极具魅力且惊人的可爱,但躲在哪儿都不让人感到突兀,负责他行动的很多指挥官和参谋都对他赞不绝口。


       而罗斯很清楚,他不能允许自己后退,因为根本没人能在后面接着他。

 


       三十四岁的罗斯升职成为CIA的探员,拥有八十六个手下,都是十分优秀的特工,而他由于他那另人惊叹的交际能力被委任外国大使的保安官。他已经能够将他人被灵魂伴侣不合时宜的通感视作在正常不过的表演,而自己缺失另一半灵魂也是理所当然,他告诉自己生活在变好,自己变得更加有用,脱离了原本的生活,他在受到尊敬,也不再是那样的无能为力。


       直到某一天,时间被倒置了。


       所有的一切,在他的眼前,倒退到了五分钟之前,前进的探员和特工们,打印机吐出的纸张,咖啡机里流出的水,曾经接起过的电话……一切的一切,照着他们原来的轨迹回归到了五分钟之前,而他,埃弗雷特·罗斯,一个平凡无奇的普通探员,不够年轻,不够强壮,也不够特殊,却站在原地,目睹这一切发生。


       “先生!您怎么在这儿?”十三号特工抱着资料急匆匆的向他跑来,时间倒置前的五分钟,那时罗斯正在办公室和她对话,但五分钟后,重新回流的时间让不受影响的罗斯就像是凭空出现在走道上。


       “哦,我、我不知道……不,我还有点别的事,刚才的内容你清楚吗?”罗斯迈开脚步。


       “是的,先生。”莎朗在他身后说。


       “去办,我不想出任何错误。”罗斯冷静的吩咐道。


       他回办公室用权限调出了办公室和走廊的录像,画面里没有罗斯亲眼所见的时间倒流,有的只是他自己突然从莎朗身边消失,然后凭空出现在走廊上。


       罗斯握着拳,紧张的咬着嘴唇,他不是没见过超自然现象,冰冻七十年的美国队长,能变成绿色怪物的科学家,控制雷电到处飞行的外星生物……这些在类似CIA这样的国家保密组织都不算是秘密,甚至每个有些权限的人都需要做好功课,但是、但是,时间倒流?这不可能!他情愿相信有人制造幻像迷惑他,但目的是什么?对方要在他身上得到什么?


       还没等罗斯深入思考,一阵穿透灵魂的疼痛瞬间将他击穿了,他一下跌倒在地上,没撑过一秒就失去了意识,但下一秒剧烈的疼痛再次唤醒了他。几乎是没有间歇的,带着死亡气息的疼痛袭击着罗斯,他躺在地板上抽搐,无数次想要去死,但他连取出手枪或者钢笔的机会都没有。


       这比CIA的抗疼痛训练可怕千百倍,罗斯苦中作乐的想着,他的意识因为疼痛而涣散,却也因为疼痛而清醒,他的汗水已经浸透了他的西装,在地面上留下水痕,而他本身却像游魂一般,被疼痛包围,被疼痛隔离。


       等到这无休止的疼痛终于过去,罗斯狼狈的在地面上爬行着,挣扎着进入洗手间,把胃袋吐了个底朝天。


       这太可怕了,他昏迷前这么想到。

 


       虽然医生给他的诊断是过度疲劳和咖啡因摄入过度产生的胃痉挛,但罗斯自己清楚真相到底是什么。


       他研究过所有监控,一切如常,只有他自己,上一秒还在电脑前思考,下一秒就趴在地上狼狈爬行,这不对,他虽然不清楚自己究竟在疼痛中水深火热的挣扎了多久,但绝对是段不短的时间,他被上百次,上万次的穿过,就好像死了成百上千次一样,而监控中他甚至连倒下的动作都没有,他就、就直接趴在了地上,就像是什么剪辑过后的恶作剧,但罗斯直到不可能,他核对每一段录像,每时每刻,直到他的办公室被打开,他被发现,时间都毫无差错,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段时间同样被倒转了。


       “我会尽早调查清楚……是的先生。”罗斯疲惫的挂掉电话,上面已经对罗斯凭空消失再出现的情况重视起来,罗斯甚至被测谎,不知道为什么,罗斯逃过测谎仪的监视,没有说出时间倒流的事情,而且他有预感这件事很快就会被封存,成为永远的悬案。


       接下来的日子逆转了罗斯前三十几年的人生,他开始时不时感到疼痛,有时候只是轻微,但大多时间都痛的让人难以自持,大多数时候罗斯都能表现如常,毕竟他曾在抗疼痛的训练中获得过优异成绩,但有时候,疼痛就像是灭顶的海啸一般冲刷着罗斯的神经,他唯一能控制的,就是让自己不至于失声尖叫出声。


       他的灵魂伴侣迟到了,但确实出现了。


       罗斯却感觉不到任何喜悦,他很理智的意识到,这种疼痛能够逼垮任何人。


       他又回归到被人同情的境地,


       人们猜测他的灵魂伴侣的工作,警察,军人,特工,战地记者,罪犯……超级英雄。


       罗斯不知道自己应该期待是哪一种,但罪犯绝不是他最不想要的,他祈祷对方不是一个超级英雄。他希望对方很普通,做什么都好,不要死去,不要死去,他不知道自己会给对方带去什么,但他没有幻想这一切,也不想思考这些甜蜜的事,就算他们这辈子都不会见面,他只要对方不要在这折磨灵魂的疼痛中死去。


       很快,在罗斯身上发生的灵异案件被封存起来,因为他本人要去做更令人作呕的工作——联合反恐小组的副指挥,负责和超级英雄们接触。


       这很难熬,对罗斯来说,对复仇者们也是同样,当整件事尘埃落定,有些人失去了亲人,有些人失去了友谊,有些人失去了信任……罗斯需要面带微笑,像一个油滑的利己主义者一样,在泽莫面前放些俏皮的狠话,这并不说他在心底有多在乎复仇者怎么样,他只是感到很绝望,有些事情在他眼前恶化,他却只能看它继续下去。

 


       帮助提查拉可能是他做过最大胆的事情,但即使到生命垂危他也没有感到后悔过,苏芮的实验室坍塌的时候他没能来得及逃离这一层,大量的碎石和玻璃朝他砸来,那些玻璃片在激光的光线里就像发光的蝴蝶一样绕在他身边,他觉得自己要死了,他庆幸自己从没与自己的那个她或者他见过面,这能减轻他轻率死去的负罪感,但他又希望他灵魂的另一半能为他的逝去感到悲伤——直到他跌落下去,失重感让他停止思考。


       一个、难以言说英俊的男人接住了他,浅灰绿的美丽眼瞳将他的灵魂差点吸走,他的心脏几乎已经不是自己的,正欢欣鼓舞的在他的胸膛里乱蹦着。


       而这个英俊的男人,维持着抱住他的姿势,也正呆滞的看着他。


       “啪!”


       罗斯感到脸颊细微的疼痛,但事实上没什么东西袭击他,反而是那个男人的斗篷神奇的用领子扇了那个男人的脸颊。


       他看起来很想专注于罗斯,但斗篷不断的打断他的注意力。


       终于,那个男人皱着眉放下罗斯,开始和他的神奇斗篷作斗争,直到斗篷委屈的垂下衣领才重新面向罗斯:“我是史蒂芬·斯特兰奇,你的、你的灵魂伴侣。”


       “我是埃弗雷特,埃弗雷特·罗斯。”罗斯忍不住更贴近他的灵魂伴侣,他感觉到了晕眩,迷惑,无与伦比的吸引。


       斯特兰奇似乎感到了同样的召唤,正着迷的向罗斯靠近。


       “埃弗雷特,埃弗……”斯特兰奇拥住了罗斯,低着头嗅他的发丝,罗斯不知道史蒂芬能在自己的头发里闻到除了灰尘以外的味道,但他自己已经完全被对方蓝色怪异服装里的廉价肥皂味俘虏了,他感到格外的安心,就在那么一瞬间,他拥有了归属。


       斯特兰奇收紧抱着罗斯的腰的手臂,这让罗斯感到有一丝窒息,他不安的说到:“我能感受到你遇到的危险,每一次,每一次我都觉得你自己能够解决……但是你差点死了,我的天啊——我差点、我差点……失去你。”


       “对不起……”罗斯说着,重复着,他的理智还没有重启,他做不到向他的灵魂伴侣解释那让他愿意牺牲自己的信念和勇敢,这一刻,他只是愿意在这个怀抱里一辈子而已。


       “你呢?埃弗,你是怎么感受我的?”斯特兰奇亲吻着他的耳朵,在他耳边轻轻的询问呢,“我带给你了什么?”


       罗斯在他怀里剧烈的喘息了一下,几乎是哭着说:“我感受不到你……你、你来的太迟了……我等了你三十多年、我甚至都放弃了——直到那天我差点以我要死了……你怎么能、怎么能承受那样的的疼痛呢?”


       “我必须这么做,埃弗,我必须这么做,我不知道你会感受到这些……”斯特兰奇吻去他眼角的泪花,下一秒他们出现在一间卧室里,斯特兰奇轻柔的将罗斯放在床上,帮他褪去鞋袜,然后自己也脱去外衣在罗斯身边躺下,“我能感到你很累了,埃弗,睡吧,我会在这儿陪你……”


       罗斯紧紧盯着他的脸庞,然后握着他疤痕虬结的手睡着了。


       斯特兰奇亲吻着他,在罗斯平稳的呼吸声中渐渐进入梦境。

 


       “你在做什么呢,埃弗?工作还没有完成吗?”斯特兰奇从背后抱住罗斯,斗篷淘气的将他们一起裹住。


       罗斯放下键盘上的手,让自己更好的倒在伴侣的怀里,他轻松而又惬意说:“我在写和至尊法师结婚的申请。”


 

END


       这其实是个很虐的脑洞,我中途写时间倒流那一段的时候想的是:罗斯不受时间宝石的影响,所以在意外死后,博士没能复活他。

       但想想,我不想做魔鬼。

评论(11)

热度(156)

© 皮皮pp不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