郧文卿

【一八】师尊,我找有缘人(一发完)

00.
 张启山第一次见齐铁嘴是在九门仙宗五年一度的收徒大典上。
 齐上仙一身红衫,脖子上一块红玉泛光,脚下踩着个八卦大阵施施然落在年幼的张启山面前,微微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说道:“诶,小不点儿,你是我命中注定的徒弟,要不要跟我走啊?”
 张启山呆愣愣的看着他,说:“好。”
 仿佛早就料到一般,齐铁嘴笑眯眯的将张启山抱起来,也不和掌门人打个招呼就踩着八卦阵走了。
01.
 张启山是很喜欢自己这个师尊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
 齐铁嘴当然也是极爱护自己的徒弟,护短的行为不知道被多少人戳了脊梁骨。
 齐上仙一笑,说:“我齐铁嘴别的本事半点没有,就是宠徒弟有一套。”
 这时候二月红就会想想自己是怎么对陈皮的,又想了想陈皮的德行,觉得还是严厉点好。
 张启山听了,拉着齐铁嘴的衣袖说:“师尊,我……”
 “你要说就说啊,别学着那些老头天天说一半留一半。”齐铁嘴转头把他抱起来,“好好说完,不然我就盯着你看。” 

张启山立马投降,说:“我以后会保护师尊的。”
 齐铁嘴笑了:“我哪里需要你保护啊?”
 因为师尊什么也不会啊。
03.
 其实齐铁嘴自己修炼修炼还可以,教人修炼是真的不行,他对付张启山通常就是出去算一卦换个神兵利器扔给张启山,再出去算一卦换个神兽坐骑扔给张启山。
 后山还种瓜,没事就叫张启山一块儿吃瓜。张启山则任劳任怨帮他把瓜子挑出来。
 狗五很疑惑张启山怎么没被齐铁嘴养死,他家的狗养的都比张启山细。
 齐上仙又说了:“乖徒儿头悬三昧真火,哪这么容易养死咯?是不咯启山?”
 这边张启山自个儿琢磨的剑招才刚有样子,于是很不耐烦的横了唧唧歪歪的师尊一眼。
03.
 等张启山长大了,到了该出门历练的年纪了,前来窜门的狗五高兴疯了,当着面就说:“这死小子终于要走咯!这几年把我家狗摧残成什么样?快走快走!”
 齐铁嘴摇着扇子喝着茶,光笑着没说话。
 张启山眯眼朝狗五一瞪,差点没把狗五的寒毛瞪下来。
 狗五吓得立马骑着狗走人,边跑还边嘀咕:“乖乖,这小子不得了,不得了。”
 狗五一溜烟跑了,齐铁嘴拍拍袍子站起来,招手让张启山跟他进房。
 进了房,齐上仙就发话了:“知道我叫你来是干什么吗?” 齐铁嘴少有这么认真的时候,张启山的态度也很端正,说:“请师尊明示。”
 “启山啊——”齐铁嘴长叹一声,说,“我给你算过了,你一生随命运坎坷但大富大贵,自然是不会一直留在我这没啥用场的师父身边,不过你有一个有缘人能助你化劫,却注定要错过,师父不想你错过,就给你取来了这个。”说着,他从内袋里取出一枚带着体温的翡翠。
 张启山双手接过,少有的疑惑道:“这是何物?”
 “此玉能助你找到有缘人。”齐上仙说,“你滴一滴血上去,若是遇到有缘人,便会发光。”
 “那我此生遇不到有缘人呢?”张启山问。
 齐铁嘴笑了,说:“若是天注定你遇不到,你还有我。”
04.
 又是几百年,张启山的玉从未亮过。
 齐铁嘴只是在他难得回来一趟的时候开解一下,而张启山本人看起来根本不着急。
 张启山这时的修为已经有隐隐压过齐铁嘴的兆头了,性情也变得乖张霸道。不少人见了就退避三舍,生怕他手里的神剑一不小心就把人捅个对穿。
 齐铁嘴倒是毫不在意,张启山要是来了,还是像以前一样,摆上一盘大西瓜,朝张启山招招手,笑眯眯的说:“来呀,尝尝,刚刚冰过!”
 张启山看他一身红衣,笑意盎然的样子,也笑起来坐在他身边,像小时候那样帮齐铁嘴挑瓜子。
05.
 张启山的修为最后还是超过了齐铁嘴,其实也怪齐铁嘴没事就算卦吃瓜的不肯修炼,不然修为不该止步于此。
 齐半仙掐指一算,暗道不好,张启山这次雷劫有异,可现在还没找到能化解的有缘人,怕是这回人是回不来了。
 张启山毫不在意,握着齐铁嘴暗暗发抖的双手,说道:“师尊莫急,我张启山从不信天,我这命就是用来破的!”
 “不妥!不妥!”齐铁嘴使劲摇头,从自个儿的宝库里取了不少法器和符箓,道:“要渡雷劫可不是什么小事,为防异变,这些你都拿了去。到时候我为你守阵,应该不会有事。”
 张启山眯眼一笑,把东西都收下,上前去抱牢齐铁嘴,说道:“师尊,等雷劫过去,我有心事要说。”
 齐铁嘴任他抱着,问:“什么心事不能现在说,你要是想着有的没的,心思不静,当心死在雷劫里。”
 “不怕。”张启山一笑,“死也不怕。”
 齐铁嘴听着就不高兴了,一脚踹开自家徒弟,说道:“我怕!”
06.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张启山平日里结仇颇多,业火上身,不少人听闻他将渡劫,打算暗地下手。
 正当齐铁嘴布好大阵,张启山开始渡劫,一队人马就来捣乱了。
 第一道雷劫直劈而下,场面顿时一片混乱。齐上仙的大阵不是说破就破,再加上齐铁嘴那难缠的套路,一时间还真没人能奈何得了张启山。
 而张启山心无旁骛,专心渡劫,已经入了忘我的境界,怕是阵外不管如何,都察觉不到。
 雷劫越劈越密,越是威力强大,等到最后一道,竟直接炸碎了齐铁嘴的大阵。这下在渡劫中的张启山避无可避,眼看就要被偷袭成功,就见齐铁嘴飞身一跃,硬生生扛下了所有攻击。
 “张启山血债无数,不是什么好人!你为何要对他如此!”

 齐上仙一笑,露出两边的酒窝,虎牙上染了血,他道:“你们懂什么,我齐铁嘴别的本事半点没有,就是宠徒弟有一套。”
 说罢,口里呕出一口血,落在红袍子上也看不出,但是身体却禁不住往后倒去。
 却是落入一人怀里。齐铁嘴费力的抬眼一看,正是渡完劫的张启山。
07.
 张启山入魔的速度和他修炼的速度一样快。他抱着濒死的齐铁嘴,一身黑衣一荡,竟是一阵强劲的魔气从他体内蔓延。他的佩剑嗡响,他一握,便从头到尾蔓延成血色,连带着他的虹膜和发丝,都染上了诡谲的血红色。
 他站了起来,一时间在场无人能在他的威压之下站定,纷纷跪倒在地,吐出一口血来。
 “你们……都该死。”
08.
 齐铁嘴拼着最后一口气化解了张启山的魔气,而此时已经尸横遍野了。
 张启山抱着他跪在血泊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齐铁嘴碰了碰他脸上的伤口,问:“疼不疼。”
 张启山似乎哽住了,半天才含糊的说道:“疼。”
 “你说你要告诉我什么……”齐铁嘴的声音渐渐虚弱下去,“你说吧……”
 “我……”张启山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他道:“师尊,我就不说完,你别闭眼,一直看我好不好?”
 齐铁嘴不说话,伸手握住了张启山胸口的翡翠,喃喃道:“这么多年了,还是不亮吗……”
 他闭上了眼睛,恍惚间看见手里玉石缓缓亮起,他用手一捻,湿乎乎的,然后就握不住了。
09.
 又是九门仙宗的收徒大典。
 张启山百般无奈的踩着飞剑落在殿上。
 就在这时,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滚到他脚边,他定睛一看,忙收住作势要踢的脚,只看一个红衣小娃娃灰头土脸的爬起来,抬起头傻乎乎的看他。
 张启山呼吸一滞,不禁哑然,实在是……太像了。
 “神仙哥哥……”小孩儿软乎乎的声音传来,“你的胸口会发光诶!”
10.
 “你叫什么名字?”张启山问。
 “齐八。”小孩儿回答,“我叫齐八,我五岁了!”
 张启山一笑,笑出两个明晃晃的酒窝,道:“你是我命定的人,跟我走吧。”
 说着也不等齐八回答,伸手解了脖子上发光的翡翠,挂在小孩儿的身上,伸手就把人抱走了。
 齐八乐呵呵的把玩着脖子上的翡翠,一点也不怕生,抱着张启山的脖子说道:“神仙哥哥,你长得好好看,等我长大了,我娶你好不好?”
 张启山说:“好。”
END.

评论(15)

热度(276)

© 郧文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