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pp不皮皮

【丸奏/芹源】假的水仙(1)

总之爬上了栗子的墙头

具体原因问无间双龙为啥这么gay gay

结果最喜欢的角色却不是ta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结果站的cp也是十分北极(悲伤

总之是热高和东京狗的混合同人

基本没有剧情,是日常

虽然标题是水仙,其实并不是,我只想看奏酱和源桑放在一起会怎么样而已

更新只靠缘分

欧欧西属于我,可爱属于全员

以上

------------------------------------------------------------


“不管怎么说,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啊奏。”大友拍拍高仓的手臂,“正好最近有个特别难搞的证人在丸尾那儿,说起来,干脆复合你和丸尾的组合好了。”


“是。”高仓微微扬起嘴角。


“说起那个证人啊,还是一个大学生呢,但是性格野得很,很难对付的哦。”舞岛撑着脸颊说到。


大友却说:“不,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丸尾不是和他相处的挺好的吗。”


“是,只是一个小孩子,很好搞的哦。”舞岛立刻坐直了说。


益子忍不住插嘴道:“但是长的很帅吧舞岛小姐,说起来很符合你的审美啊。”


舞岛响亮的哼了一声:“说什么鬼话,这种毛都没有长齐的小男孩儿怎么可能,他可是大阪暴力集团的大少爷诶。”


“说起来。”高仓打断他们的对话,“丸尾和掘川没来上班吗?”


“啊,现在他们的工作就是全程看住小鬼别让他乱来。”舞岛说,“虽然只是一个大学生,但是打起架来可不得了。”


“是呀,是呀。”益子撩起裤腿,露出里面的纱布,“攻击力可不得了,要不是拿枪对着他估计还会更严重,啊可恶就应该以袭警罪逮捕他,就因为他啊,老婆和孩子都说我是没用的爸爸,怎么能这样——”


“哈哈哈。”舞岛大笑三声,“这是事实。”


“实在太扭曲了吧。”益子悲愤的控诉。


“好了好了,总之讨论到这里结束了,回到工作岗位上去,益子,把档案拿给奏看一下,总之这件事情就由奏你和丸尾负责了。”


“是。”

 


因为之前的安全屋没有暴露,所以新的证人也被安放在那里,高仓再一次回想证人的档案,考虑到对方的“光辉事迹”,他迅速检查了房门握着枪打开门。


“痛痛痛痛痛……”丸尾的哀嚎声一下传进耳里,高仓一瞬间矮下身,抬起枪吼道:“不许动!”


扭打在地两人纷纷静止了动作。


“专家?!”丸尾惊喜的喊了一声,但立刻咳嗽一声,从缠斗中脱身,假装不满的说,“什么啊回日本怎么也不说一声。”


高仓的眼神在丸尾和坐在地上的青年间转了一圈,解除警戒后干脆利落的收起了枪。


“没什么好说的。”高仓说,“你们刚才在做什么?”


“比赛啦比赛!因为以前好歹也是暴走族的总长啦,而且源治打架也很厉害……哦哦哦!给你介绍一下,这小子就是缴清武田组的重要证人,泷谷源治。这边这个看起就很老顽固的家伙呢,就是从美国回来的精英警察高仓奏。”介绍完丸尾立刻靠近高仓偷偷的说,“源治这小子因为打断了武田组组长儿子第三条腿所以被枪伏击……”


“我知道。”高仓把丸尾的脸推到一边,“一共三次枪击没有一次主动报案,如果不是第三次正巧你在旁边恐怕现在他早就死了。”


就当丸尾哑口无言的时候,高仓突然问:“对了,‘第三条腿’是什么?”


“第三条腿就是第三条腿啊!你不知道吗!”


“所以说第三条腿到底是什么东西啊?畸形吗?!”


“第三条腿啊,第三条腿!就是男人的第三条腿啊!我的小丸尾你的小专家啊!”


“……为什么要用第三条腿来形容这种东西啊!”


“不然勒!你们美国佬怎么称呼的啊?!”


高仓的表情立马扭曲了,耳根都开始泛红:“够了,不要再叽叽喳喳的吵这种东西了!传播  【】  淫  【】  秽【】   思想是你刑警失格!”


“哈?到底是谁刚才一直在叽叽喳喳的问第三条腿的事情啊?!”


“吵死了!”坐在地上的源治大吼一声,“你们是小学生吗!”


高仓和丸尾气呼呼的转头看他。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直到源治的肚子咕唧叫了一声。


源治立刻曲起大长腿,耳朵尖红了一点。


丸尾弯下腰夸张地说:“啊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忘记叫外卖了……啊,糟了,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丸尾用力的抓了抓一头卷曲的乱发,五官都用力的揪紧了。


高仓深深叹了口气,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和枪套,低着头钻进厨房研究冰箱里的食材去了。


“蛋包饭可以吗?”


“啊?”源治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高仓,就好像看到什么什么外星生物似的。


“啊~又是这样,超可爱的啊源治桑这个表情,就是这样连由岐和真纪都超喜欢你的,可恶,为什么哦,对所有女人都超温柔的丸尾大人就不可爱吗?”丸尾捶胸顿足。


源治愣了一下,说:“这种花花公子有什么可爱的?”


丸尾瞬间丧失意志。


听到由岐名字的高仓停下了拿食材的手,“丸尾,关于由岐……你应该还有很多想说的吧。”


“是你想听吧专家。”丸尾一脸“你怎么一点长进也没有”的表情。


“没有。”高仓掩饰的关上冰箱门,开始认真处理食材。


很快蛋包饭就上桌了,丸尾一脸幸福的说:“好久没吃到专家亲手做的料理了。”


而源治却一脸严肃的盯着盘子里的香肠小章鱼。


“怎么了吗?”高仓问。


丸尾收起笑容,小声对源治说:“嘛,一个大男人把香肠切成这样的确是有点恶……”


“这也太可爱了吧……”源治嘟囔了一声,“要我怎么下口?”


“诶?!”丸尾简直要跳起来,整个人都吃惊的往后退了一点,高仓睁大眼睛看着他,疑惑的问:“怎么了?”


“不,没什么。”丸尾看着他的表情,也嘟囔了一声,“可恶,这种表情也太犯规了吧。”


源治最后闭着眼睛才吃掉了香肠小章鱼,高仓非常疑惑的夺走了丸尾的小章鱼,尝了一下也没能发现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才让源治如此痛不欲生。


被夺走香肠小章鱼的丸尾看起来都快要哭了出来:“所以说,那是我的小章鱼啦!”

 


宁静的清晨被掘川的声音打破,高仓已经非常清醒的在做早餐了,听到掘川严厉的声音立刻抓起佩枪,这时丸尾也打着呵欠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高仓

一脸戒备的样子,也跟着完全清醒了。


“老实点!”掘川顶着一脸淤青举着枪压着一个男人进门,等到完全进门之后高仓和丸尾才发现这个留着胡子和长发的家伙其实也很年轻,估计也就大学生的年纪,嘴角也被磕出了淤青,流了一点血。


看着这个家伙已经完全束手就擒,高仓也就收了枪。


“怎么回事啊经一你的脸,还有这家伙是谁啊?”


“早上过来的时候看到这个家伙在楼下鬼鬼祟祟的盯着门口,刚想问问他什么事就被打了……”掘川说,“要不是有枪……诶?!高仓桑已经回来了?”


“啊,昨天晚上就已经在了。”高仓说,“这家伙难道是武田组的人?”


源治卧室的门哗啦一声被打开,穿的松松垮垮一脸不爽的源治站在门口问:“搞什么这么吵想打架吗?”他扫视了一眼客厅里的众人,眼神有些飘逸,看起来还没完全清醒,等到他扫视第二遍的时候,终于像是清醒了似的喊了一声,“穷鬼?你怎么在这儿的?”


“你不见了我不被你家老头弄死!”芹泽没好气的说,“他妈连电话也不打,我他妈还以为你死了。”


听到这儿还不知道两人认识就是傻子了,掘川不情愿的放下枪,给芹泽解了手铐。


芹泽揉着手腕,看起来很想对着掘川再来一拳。


源治委屈的说:“手机坏了,内存卡不能用了,我又不记得你的手机号。”


芹泽冷笑了一下,真是气到没脾气。


“你到底是谁?”高仓直接了当的打断了源治和芹泽的对话。


芹泽看了他一眼,说:“泷谷源治的监护人。”


“放屁!”源治上去就是一拳,芹泽一手接住,一头砸向源治的脑壳,恶狠狠的说:“你爸让我看着你,我他妈就是你在东京的监护人!”


源治不服气,但想想来东京上大学的一年来的确每件事都是芹泽帮忙打点的,根本找不到什么反驳的话,大少爷简直委屈到要爆炸,特别憋屈的缩进了沙发。


为了安全考虑,芹泽暂时也被扣在安全屋了。高仓和丸尾回到警视厅,舞岛花了一个小时调出了芹泽的全部档案,这才让高仓彻底对芹泽放心。

 


“说起来,源治为什么会打断武田的小弟弟?”傍晚时分过来蹭高仓的饭的真纪问。


由岐也非常好奇的看了过去。


源治盯着芹泽带过来的巧克力蛋糕没吭声。


芹泽冷笑了一声,说:“是我打断的。”脸上似笑非笑的阴郁表情成功让坐在他对面的两个女士和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的掘川打了个冷颤。


“为什么?”高仓非常居家的和丸尾合作把盘子端上桌,脸上的表情却一本正经,就像正在审讯室或者谈判桌上。


“他对着不应该的对象硬了。”芹泽说。


众人十分惊恐的看着他,过了会儿反应过来似的又十分惊恐的盯着还在那儿对着蛋糕垂涎欲滴的源治。


唯独高仓十分理解的说:“所以源治只是揍晕了武田,这就解释的通了,我在美国也经常采取这种措施。”


惊恐的眼神又转移到了高仓身上。


丸尾觉得自己的小丸尾性命即将不保。


“就、就不要在聊工作的事情了!啊~好饿啊,吃法把吃饭吧!我开动了!”丸尾赶紧双手合十,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啊,啊,对!”掘川也点点头,“不过要是真纪遇到这样的歹徒的话,我一定会用枪击穿那家伙的第三条腿的!”


“我也是。”真纪甜蜜又真诚的说,“如果是经一遇到的话,我会把那家伙的小弟弟割下来塞进他的嘴里。”


“真纪~”


“经一~”


“啊,够了,你们给我回去!”


源治终于打算对蛋糕下手了,但刚伸出手就被芹泽和高仓同时抓住。


“先给我吃饭!”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到。


差点被两人的妈妈模式吓哭的源治红着眼睛吃完了晚饭。


tbc.


评论(6)

热度(36)

© 皮皮pp不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