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pp不皮皮

福泽一家与侦探社①(ABO论坛体后续)

最近忙得要死,只能半夜撸点没啥可看的段子

我原本不想写的,如果您喜欢的话请感谢 @林言兮 
这位小天使,是她私信我让我写点日常的

----------------

五圆

“缘这边。”乱步举着棒棒糖在宝宝面前乱晃,兴趣盎然的观察小婴儿追着色彩鲜艳的糖果的双眼。

“缘?”福泽正坐在榻榻米上,放下茶杯问到。

乱步笑眯眯的转过头,说:“因为今天买零食口袋里只剩下五圆钱,就想着‘五圆还真是有缘啊,小宝宝不正是我和福泽先生缘分的象征吗’,所以,我决定了,我和社长的小孩,就叫缘好了。”

福泽静看了乱步一会儿,他的小Omega正得意洋洋的仰着脑袋看着他,这是看准了他不会生气吗?福泽在心底叹了口气,虽然为自己翻了两个星期的字典感到惋惜,但也并不是真的觉得这个名字不好。

“不管怎么说由‘五圆’延展出名字也太草率了。”福泽轻飘飘的斥责一句,乱步对他这佯装的生气毫不在意,一把将手里的棒棒糖塞进口中,抱着小小的缘君躺进了福泽的怀里。

“欸~有什么不好吗,福泽先生明明也觉得当初遇到我是天大的缘分吧。”

福泽缄默,这对乱步来说基本上就是默认的象征,当下他就笑起来了,满面的孩子气的天真与快乐。福泽平日里也正是最喜欢他这种无忧的快乐,于是脸色一缓再缓,最终轻笑着抚摸起了乱步的黑发。

“就像是在撸猫呢社长。”乱步使劲往福泽怀里蹭,装作自己真的是一只喜欢撒娇的猫咪。小缘君在他怀里晃晃手,吧唧一口亲在了乱步的衣襟上。



国木田

十六岁的国木田是福泽谕吉的学生,因为某种原因拜在福泽门下学习武技,即使在福泽这般武学大家眼中,也是天资极好的学生。

更何况,他还是Alpha。

不过对国木田本人来说,习武的艰苦反倒不如江户川乱步这位“师母”给他的刺激大。

“乱步先生!”国木田匆忙喊住乱步。

正要把棒棒糖塞进小缘君嘴里的乱步疑惑的停下动作,抱着缘君无辜的看向国木田。

“不可以吗?”

国木田看着只比他年长两岁的师母,简直感到胃痛,甚至都懒得赞叹对方在他还未出口的时候就看透他要讲什么这种事了。

“请务必不要这么做。”国木田沉重的拜托到。

乱步睁开了一直眯着的绿色双眼,异常不解的反问到:“诶?为什么啊?这个很好吃啊,我也想要缘尝尝嘛,很甜的哦。”

正是因为太甜了所以才不能吃的啊!

国木田实在难以解释,看着充满疑惑的乱步先生和他怀中眨着纯洁眼生的他的小师弟,只能在内心默默祈祷福泽老师赶快回来,不要总是被路边的野猫绊住脚。

在国木田的百般劝说之下,乱步总算放弃给缘君喂棒棒糖的决定了。



零食

“今天乱步吃了多少零食?”福泽问国木田。

目睹并制止了乱步狂吃零食和给缘君塞零食的行为之后,国木田诚实的报上了乱步消灭的零食总量。

福泽点了点,脸上依旧不动声色,要是再过几年,国木田就能在这张波澜不惊的脸上看出一丝怒气了。

“社长!”乱步抱着缘君像个刚放学就看到家长的幼稚园生一样风风火火的跑过来。

“乱步。”福泽接住他们,任由自家Omega在自己怀里撒娇,等到自己也因为被乱步的柑橘味包围才严厉的说到,“乱步,明天的零花钱,没收了,国木田和与谢野也不允许给你买零食,听到了吗。”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乱步迅速撇下嘴角,刚想为自己争辩,赢取零食主掌权,但是转念一想,又说:“没有零食很无聊诶!社长又不陪我!缘又不会说话!国木田又是一个笨蛋,一点意思都没有!”他控诉到,“如果社长肯陪我的话,我就不会吃这么多零食了!”

福泽也明白乱步的小滑头,反正明天没什么大事,干脆就陪乱步一天吧。


tbc?


_(:_」∠)_可以的话想要评论……(毫无底气

评论(12)

热度(68)

© 皮皮pp不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