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pp不皮皮

【狼队】雇佣关系

《旧时光》参本短篇其三

我是个智障

没捉虫

现在想想完全不知道我当初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算了反正我已经爬墙了

-------------------------------------

 

**


“怎么样?”


“他还是不愿意,他还是这么心软。”


“你知道他就是这样,这才是斯考特。”


斯考特缓慢地睁开眼睛,视线还很昏暗,他不得不用力眨眨眼睛,才能看清眼前的东西。


艾利克斯正在床边探过头看他。


“嗨,哥……”斯考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尖锐的犬齿把舌尖划破,血腥味蔓延开来,这让他好受不少,“对不起……我又晕倒了……”


艾利克斯摇摇头,伸手贴着他的脸颊,虽然他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但脸色却阴沉的可怕,他低着头注视弟弟的蓝眼睛,沉重的开口:“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了,弟弟,你需要精灵或者狼人的血。”


“我会把他们吸干。”斯考特安心的蹭了蹭哥哥的掌心,视线挪到床尾坐在轮椅上的查尔斯身上,“我饿的太久了,而且我没办法控制住。”


“我会看着你。”艾利克斯说,他摩挲着斯考特的脸颊,怜惜的说道,“我不会让你犯下那些错误,我比任何人都明白为了现在的和平究竟付出了些什么。”


“相信我们,我的孩子。”查尔斯转着轮椅来到斯考特床边,伸手遮住他的眼睛,“我们会找到好办法的,黑暗之中总有光明。”他挪开了手掌。


 

**


罗根提溜着便宜女儿的领子把闹腾的小混蛋弄上车。他刚刚很不愉快的解决了一单生意——别误会,他没生气到杀了谁,只是在雇主女儿试图勾引罗根的时候,劳拉一爪子捅穿了那个豹子女的脑袋,没事儿,那女人过几天就能痊愈,但是罗根被扔了一箱子金币和他闺女一起被潦草的赶了出来。


罗根把一箱金币锁进后备箱,虽然怪物们都已经融入了人类社会,但基本的经济流通还是倚仗金币而不是纸钞,罗根显然也对金币更为偏好,虽然纸币相对方便,但金币跟合适这个老家伙。


劳拉在后座上呲牙咧嘴,罗根无视她的任何抗议坦然的锁上车门出发,他需要在花掉这些金币之前找到下一单生意,最好还能攒点金币,好让他能在某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建所房子和劳拉住上个几百年的。


“偷取巨龙的鳞片,不,护送矮人的商队——该死的那群野蛮的小矮子不需要保镖,保护精灵议员,太棒了他妈的还是个女人……”罗根坐在驾驶座里翻阅手机上的任务单,他转头看了眼听见“女人”这个词就迅速炸毛的劳拉,挑了挑眉直接翻过这条任务,“雇佣精灵或者狼人供血者,谁会干这种事……”罗根想继续划过这条任务但雇佣的金额瞬间让他睁大眼睛,“每次三千金币,长期有效?”


劳拉探出脑袋,挤到罗根肩膀上看任务信息,她摆摆小脑袋,伸手点了“接受”的按钮。


“劳拉!”罗根崩溃的喊了一声,把肩膀上的小崽子抖了下来,“你不能随便给我接生意!”


小姑娘翻到副驾驶上桀骜的说:“为什么不?你想买房子,而且你既是狼人也是精灵,如果你不想干,我也能胜任这个。”


“你这该死的小鬼!”


 

萨默斯庄园大的可怕,罗根远远的就能看到城堡尖,他一如既往的诅咒了一番该死的有钱人,然后认命的载着劳拉穿过森林公路往那个巨大的住所走。


罗根到达城堡的时候,一个金发的吸血鬼站在太阳底下迎接他,这让他有些疑惑。他把车子停在吸血鬼面前,摇下车窗。


“您好豪利特先生。”吸血鬼礼貌的伸出一只手,罗根能在他身上闻出克制的伤感和期望,但这不妨碍罗根无视他。


“我需要给谁来点儿血?”他直白的问,劳拉从副驾驶钻过来坐进他怀里,摆出一脸倨傲的神情,说:“或者我的血。”


罗根把她按下去,继续等着吸血鬼的回答:“我猜我真正要服务的那个家伙快要死了,可能是诅咒?而且用量不少,不然也不需要花这么多钱,不然你们这些吸血鬼没可能花钱卖血,你们完全可以自己去引诱点儿小可怜。”


吸血鬼的脸色变得不太好,他看向罗根的眼神充满了警惕:“你完全可以不接。”


“不。”罗根打趣到,“这才是我的代理人。”


劳拉在他腿上伸伸爪子。


“听着,我们是没有办法了才会出此下策,我弟弟需要精灵或者狼人的血才能活命,但是他因为一些原因没办法控制进食的冲动,如果他随随便便吸血,对方很可能被吸干,所以才需要谁来放血。”吸血鬼平静的说,但罗根嗅得到他的绝望,“斯考蒂拒绝直接进食,也没有任何精灵和狼人愿意长期提供大量鲜血,因为几乎每个月就需要放一次血,没人能承受这个。”


“你可以不说。”罗根假装自己善解人意的说,“我说不定会直接走人。”


吸血鬼用他的蓝眼睛祈求的看着他,罗根摊摊手,投降到:“好吧,为了斯考蒂,显然他是个烂好人。”


“你也是,豪利特先生。”吸血鬼真诚的微笑了一下。


“不,我才不是。”罗根翻了个白眼,“还有,你最好叫我罗根。”


“艾利克斯。”吸血鬼再次伸出手。


罗根拍开他,开车直接穿过花园。劳拉趴在车窗上朝艾利克斯吐舌头。


艾利克斯捏了捏拳头,假装自己一点都不生气。


——该死的,无礼的狼人。


 

斯考蒂看起来比罗根想象的更加健康,他以为他会看到一个面容枯槁,瘦骨如柴,精神萎靡的家伙,但是那个半卧在躺椅上认真读书的棕发吸血鬼看起来除了过分消瘦和苍白以外并没有给人任何“没法活下去”的感觉。


斯考蒂抬起头看到他,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而罗根立刻被他浅色的双眼抓住了,那种蓝色和艾利克斯的蓝色完全不同,是一种天空被云絮遮住,只透出薄薄一层的蓝色,或者是罗根难以形容出来的最为澄澈的湖水的颜色。


“您好,豪利特先生,感谢您能伸出援手。”斯考蒂礼貌的招呼唤回了罗根的注意,他发现劳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溜到吸血鬼身边,像只小奶狗似得嗅来嗅去。罗根把她逮回来,好让她安分的呆在自己身边而不是在别人的城堡里对着主人嗅来嗅去。


“不用谢,孩子。”罗根忍不住放柔了态度,褪下了和艾利克斯对话时的尖刻和咄咄逼人,“叫我罗根就好了。”


“当然,罗根。”斯考蒂笑起来,尖尖的犬齿让他的笑容更加可爱,“我是斯考特,斯考特·萨默斯。”


斯考蒂,不,是斯考特(显然那是他哥哥的小昵称)似乎暂时无法下地行走,罗根不是特别喜欢看好人无助的样子,显然斯考特就是个好人,当然了他有着干净的笑容和眼神,即使是罗根都不会怀疑他本性的善良。


很快艾利克斯也出现在屋子里,他首先给弟弟送上一个怜爱的吻,这让斯考特在外人面前恼怒的推开他,然后他带着罗根去逛整个城堡,至少让罗根了解到基本功能的几个房间到底在哪儿,劳拉留在斯考特的房间,显然她莫名其妙的喜欢那个年轻的吸血鬼而且乐意听对方念那些罗根根本不乐意欣赏的诗句。


“斯考蒂是个善良的人,同时非常珍惜现在的和平。”艾利克斯在路上和罗根倾诉,“如果他真的吸干了一个精灵或者狼人的血,他一定会被自己的良心谴责,同时,他违背了圣战的和平条约,他杀死了异族,这意味着吸血鬼在对外宣战。”


“哦,我知道。”罗根点了颗烟,惬意的享受起烟草来,“当初精灵签协议的时候还是拿我当条件的。”


艾利克斯疑惑的看向他。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你应该视这个为幸运。”罗根说,“精灵或者狼人,太巧了,我正好两者都是。”


“你是那个……”艾利克斯惊讶地喃喃,“逆转圣战的……”


“金刚狼。”查尔斯的声音突然传来,他坐在轮椅上的身影出现在了走廊尽头,“好久不见,老家伙。”


“查克!”罗根惊喜的喊了一声。


 

对于罗根来说,今天真是个精彩的一天,首先他接了个巨额的生意,然后遇到了一个他很感兴趣的吸血鬼,虽然斯考特快死了,但显然他暂时是唯一能救他的那个,而且难能可贵的是,他的(即将成为的)约炮对象很少有劳拉入的了眼的,斯考特竟然能让小姑娘喜欢,最后,异乡逢故友,想想他的老朋友查尔斯是怎样把他从丛林野狼的生活拉进水深火热的圣战当中的,一半的他很高兴遇到查克,另一半的他觉得接下来一定会被查克再坑一把。


“你知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的。”查尔斯的声音在他的脑子里回荡,这该死的读心魔法。


现在他被三个蓝眼睛包围了,而且都是那么的蓝的过分,当然了,罗根还是私心认为斯考特才是最好看的那一个,这和他作乱的费洛蒙很有关系,一般情况下,能让他有兴致的人都很好看。


斯考特对于他脑子里的肮脏东西一无所知,依然保持着一个贵族应有的礼貌。查尔斯则用了然于心的警告眼神警示他,让他少打斯考特的主意。


 

**


放血的时候遇到了些麻烦,罗根的自愈能力成了大麻烦,虽然一般来说,任何人拥有这个能力都意味着战无不胜,但当他们需要足够的时间让伤口流血的话,这个能力就显得异常碍事。


罗根伸出爪子在手腕上划了三道口子,血液顺着流到碗里,三秒之后,深可见骨的伤口已经全部愈合,连疤痕都没有留下。


罗根啧了一声,干脆用爪子从手腕划到手肘,大量鲜血一涌而出,瞬间盛满半个瓷碗,但是很快,伤口再次愈合,罗根手上除了血迹以外,什么都没有。


虽然罗根的自愈能力能让罗根大量放血而性命无忧,但显然,他每次都需要花上非常久的时间来收集足够的血液。


罗根十分烦躁,端着半碗血走出房门——他总不见得当着几个吸血鬼的面放血,他又不是真的那么想没事被咬几口,至于劳拉,被查克以未成年不得观看血腥镜头为名留在在了他身边,见鬼的,这小家伙当初捅他捅地毫不手软的时候也没想自己是不是成年了。


靠着过人的嗅觉绕过城堡错综复杂的走廊,径直敲开年轻吸血鬼的房门,这么说其实也不太对,罗根才没敲门,他完全属于不请自入。


斯考特对于他的出现十分惊讶,他皱着眉头看向罗根:“你不知道敲门的吗?”


罗根才不在乎斯考特这些繁文缛节,大步走到沙发跟前把碗塞进斯考特的怀里:“把这点儿喝了,剩下的直接咬我。”


斯考特被血腥气刺激的有些冲动,长久的饥饿感让他难以自制,他用力的吞咽了一把,端起碗僵硬的凑到跟前,原本还能勉强维持正常的细长獠牙猛地窜长一节,让他差点把瓷碗咬穿。


罗根沉默着等待斯考特饮完那碗他放了半天才聚集出的鲜血,通过吸血鬼泛着不正常红光的眼睛,他知道这只是杯水车薪。


“喝!”罗根把他手里的空碗抢过来,碗沿经过吸血鬼獠牙的磕碰已经有许多的裂痕,他主动凑上去,把斯考特按在自己颈侧。颈动脉是最方便吸血鬼进食的地方,但现在很多吸血鬼为了防止过量吸食导致异族身亡的现象基本上已经改变的进食部位。斯考特显然也恪守这条准则,他的理智以一种让罗根都为之惊讶的坚韧和他的嗜血本能作斗争,他拼命控制自己远离罗根的动脉,但是无论是他的本能还是罗根充满控制欲的手掌都没能让他如愿。


“我不能……”斯考特挣扎着说道,绝望的泪水从他赤红的眼中流出,沾湿了罗根汗湿的棉质背心,“……我会杀了你的……”


“放松。”罗根低声说,“放松孩子,你不会杀死任何人,我能保证即使你咬穿我的脖子我也能好好活着。”


斯考特显然想到了什么更加糟糕的东西,他挣动的更加厉害,圆润的指甲变黑拉长,黑灰色的蝙蝠翅膀从他的蝴蝶骨处缓慢顶出,让他的真丝睡袍一并被撕裂。


事态变得不妙起来,罗根立刻反剪住斯考特的双手,翻身把吸血鬼牢牢压在地板上,好让对方的翅膀没有动作的余地,这回斯考特完全没有犹豫地咬上罗根的动脉,突如其来的疼痛和凉意让罗根眼前都模糊了一瞬,吸血鬼通过獠牙注射进体内的致幻剂正以惊人的速度发挥着作用。虽然这点致幻剂对罗根来说还没血液流逝的速度来的让人担心。


这孩子说的不错,要不是罗根的自愈因子驱动他的造血功能疯狂运作,以斯考特吸食血液的速度,这会儿罗根应该已经变成人干了。


失去理智的斯考特显然不能主动停止进食,他的胃因为过量的吸食而使他的肚皮突出,压在他身上的罗根察觉到了这点,为了身下这小子不会因为胃袋爆裂而成为史上第一撑死的吸血鬼,罗根只好捏着斯考特的下巴强迫他拔出獠牙。


好在斯考特的身体已经满足于进食后的饱涨,并没有在罗根放手之后再度扑过去。


短时间大量失血让罗根的心跳都开始变慢,大脑晕眩,他趴在斯考特身上等待血液重新流遍全身,而斯考特在片刻之后也安静了下来,用赤红的眼睛注视着罗根,獠牙和翅膀渐渐地收了回去。


直到斯考特眼中的红色也如潮水般褪去之后,罗根才沙哑的开了口:“感觉怎么样?”


斯考特迷茫地眨眨眼睛,那美丽的蓝色像是罗根隔着水看天空,这让他难以自制想要吻上去,但是在罗根付诸行动之前,斯考特终于清醒过来,他看了眼罗根痊愈的脖颈,再往下看了看他们两现在的姿势,调侃的说道:“你不觉得我们现在在旁人看来太暧昧了吗?”


“的确太暧昧了。”艾利克斯冰冷的声音传来,他靠着门框怒视压在他弟弟身上的罗根,指着房门说道,“你们忘了关门。”


 

**

事实证明虽然查尔斯已经警告过了,但没有哪个人是罗根不敢打主意的。


斯考特在饱食一顿之后像个蚕宝宝似的团进床铺里慢慢消化一肚子血液。夜晚是吸血鬼和狼人十分活跃的时刻,但是斯考特显然精疲力竭到直接躺在床上睡着,他以往的每一次失控都会伴随着昏迷,这次有着罗根的帮助才能使他保持清醒。


“我以为吸血鬼都睡在棺材里。”罗根调侃道。


艾利克斯翻了个白眼,回击道:“听说吸血鬼和狼人是死敌,但你还是该死的打算拐我弟弟上床。”


“哦,你之前还对我挺客气的呢。”罗根率先往餐厅走去,一直呆在这儿看斯考特睡觉虽然是件挺有趣的事情,但是他觉得自己急需食物补充一下能量,“以防你忘记,我可不是单纯的狼人。”


“你的确很不单纯!”艾利克斯说,但很快他缓下语气,真诚的说,“虽然如此,谢谢你。”


“不用谢,你知道你是要付我报酬的对吧。”罗根背对着他摆摆手,艾利克斯就当这个嘴硬的家伙不好意思了。


到了餐厅之后,罗根发现劳拉这小兔崽子已经坐在查尔斯腿上举着叉子撕咬一份三分熟的牛排,没人想知道是谁做的饭,反正肯定不是查尔斯。


“我叫了外卖。”查尔斯和善的说,他慈祥的抚摸着吃得正欢的劳拉的头发看起来就像劳拉亲生爷爷似的,“城堡里只有血浆。”


罗根朝桌上瞄了一眼,吸血鬼专供的食用血浆袋堆在上面,每一袋基本上都要值三四个金币,但一般情况下只有走投无路的人类会向吸血鬼贩血机构供血,其他主动供血者基本上都是给医院的义务供血,好在这世上不缺的就是走投无路的人。


罗根拉开一张桌子坐下,随手拉了一盘生牛肉到面前:“你们之前是怎么给斯考特喂饭的?”


艾利克斯在他对面坐下,回答到:“斯考蒂基本上喝不下其他任何种族的血液,有时候我们会高价收购狼人和精灵的血液,但是他们都是十分高傲的种族,所以我们会用决斗的方式来索取。”


“看起来不太够?”罗根意有所指的说。


艾利克斯点点头,把血袋里的血注入身前的一个高脚杯里,继续说道:“斯考蒂很强,但是狼人和精灵认为放血对他们是侮辱,要求斯考蒂通过静脉吸食,因此斯考蒂差点杀死一个精灵。”


“看起来他留下了不小的阴影。”罗根若有所思的说,“但他到底怎么回事?”


“是诅咒。”查尔斯突然插入了对话,“斯考特是圣战时期出生的新生儿,他的父母是我的战友,人类巫师无耻的给怀孕的萨默斯女士下了诅咒,但最后却被斯考特继承了下来。”


罗根大概也能猜到,老萨默斯夫妇最终被人类的圣廷审判,查尔斯代替他们抚养了斯考特。


圣战的残酷所有人有目共睹,甚至连查尔斯的髌骨都是在那时候被圣廷的巫师用银具剜下的。如果不是恶魔艾瑞克及时把他带走,可能他的整条腿都会被银具腐蚀。


“那时候我作为盟军的一员,在另一个战场,没办法做任何事。”艾利克斯捏紧了拳头。


“诅咒没有任何破除方法吗?”罗根问。


查尔斯对他摇头,沉重的说:“我们不知道该如何破解,斯考特继承的诅咒很可能不是完整的,他在年幼的时候还能依靠动物的血液维持生命,但从两百年前,他就没办法咽下其他任何的血液了。”


“你们让他饿了两百年?”罗根拔高了音量,不自觉的愤怒起来,“你们难道没有想过其他什么办法?”


“我们当然想过!”艾利克斯猛地站起来,眼眶因为愤怒和悲伤而发红,一种无助的气息围绕在他的身边,“那个任务是我们最后的方案,在你出现之前我们甚至没有报任何希望!”


“冷静点。”查尔斯出声安慰,“你已经尽力了,艾利克斯。”


艾利克斯低着头,攥紧了拳头。


劳拉这时已经吃完了,随便用餐巾擦擦嘴边的血迹,她用那双机灵的圆眼扫过气氛紧张的几个大人,一声不响的跳下查尔斯的膝盖,离开了这个一点都不安静的地方。


 

**


第二天艾利克斯付给罗根他应得的那三千枚金币,罗根带着金币和女儿再次踏上他的赏金之路。没有人开口挽留他,因为查尔斯知道他是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停留的人,而艾利克斯和斯考特也不觉得罗根会为了两个才见了一面的吸血鬼留下(虽然艾利克斯知道罗根这混蛋想搞他弟弟),不过罗根承诺每过一个月都会过来再取一次报酬以保证斯考特饿不死。


在经历了一个月的捅人被人捅拿钱接着捅人的生活,罗根再次带着一箱子金币往西斯切特的萨默斯庄园跑。


听说查克在萨默斯庄园不远处开的泽维尔怪物学院即将开学,一路上他看见不少小吸血鬼和别的什么怪物提着行李搭便车。


再次到达萨默斯庄园的时候颇有点儿人去楼空的意思,罗根没在里面看到任何人,包括鼻子都不能闻到除了院子里的蔷薇花粉味以外的味道。


“我们这是被骗了?”罗根皱着眉头打趣道,劳拉戴着墨镜坐在后座上听她的随身听,完全不打算赏他爸哪怕一个眼神。


“见鬼。”罗根把车从庄园里面倒出来,打算去泽维尔学校看看。


因为是开学季,泽维尔学院门口不断有学生进出,罗根远远的看了不少学长关爱新生的温馨戏码,挺可怕的是,里面的几个精灵竟然十分和蔼可亲,这和罗根平时接触的那个只乐意用鼻孔看人空有一身好相貌的种族可不一样,虽然罗根也算是半个精灵了,但是他还是打心眼里讨厌装腔作势的精灵们。


罗根把车停在校门口,伸手拎着还在后边装酷的劳拉下了车,不顾劳拉张牙舞爪的挣扎,像提小鸡仔似的提着劳拉走进学校。


“您找谁?”一个棕发的石像鬼局促的问道,大概是被罗根不好惹的气场吓到了,但他还是很快冷静下来,继续说到,“您是为您的女儿办入学手续的吗?”


“不是。”罗根冷硬的说,“我找查尔斯。”


这时,查尔斯的声音出现在罗根的脑子里:[罗根,跟着我说的过来。]


罗根哼了一声,身前那个年轻的石像鬼大概也收到了查尔斯的指令,朝罗根点了下头就离开了。


罗根顺着指引找到查尔斯的办公室,劳拉在他打开门之后迅速挣脱跳进查尔斯的怀里。查尔斯宠爱的摸了摸劳拉的头发,说到:“好久不见,罗根。”


“算了吧查克,你我都活了不知道多久了,还在乎这一个月?”罗根交换了一下左右脚的重心,打算掏出雪茄抽一颗。


“你最好别这么做。”查尔斯说,“你不会想知道后果的。”


 

罗根循着学院乱七八糟的气味里分辨出的斯考特的味道找了过去——用狗鼻子形容他根本就是侮辱,他的鼻子可比警犬灵多了。


斯考特正在一间办公室处理一些文件,罗根远远望过去就看到斯考特棕色的头发和高挺的鼻梁,他穿着普通的白衬衫,手上的文件大都粘着照片,罗根猜测他是负责新生入学的那个。


“看来你还是个老师。”罗根靠在门口说到。


斯考特抬了下脑袋,露出看到了老朋友的笑容,他的小尖牙磕在红色的嘴唇上,一个甜甜的酒窝出现在唇边:“真高兴又看见你,罗根。”


处理新生入学的手续不算复杂,就是文件太多,有时候一些家长显得无理取闹,斯考特只能发挥他的好口才来劝说,至于罗根自以为隐蔽的在他身后伸爪子的事他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在斯考特和罗根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情况下,新生入学的手续办的飞快,很快就到了斯考特下班的时间。


“你在这儿教什么?”罗根跟着斯考特往车库走,问到。


“诗歌。”斯考特说。


罗根想了想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给劳拉念诗的场景,由衷的说:“这可真适合你。”


斯考特嘲讽的笑了一下,这让他看起来终于有点儿属于吸血鬼的尖刻,他说:“还有自由搏击。”


罗根挑了下眉,还真没想到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斯考特会教授这门学科:“就你这身板儿,以前你是怎么负责教学的?”


“对付对付这些孩子还是绰绰有余的。”斯考特自信的笑了笑,片刻之后,他又说,“欧罗罗会做我的助教。”


“欧罗罗?”罗根问。


“是一个魅魔。”斯考特说,“她是个好老师。”


谈话间两人已经到了车库,罗根的脑子始终没能把魅魔和好老师搭上勾,毕竟他那荡气回肠的糟糕赏金猎人生涯中,遇到的魅魔不是正在勾引他就是正在勾引别人。


“给你隆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孩儿。”斯考特的声音突然传来,罗根愣了一下,便看到斯考特身边的重型机车。


“你管她叫妞儿?”罗根诧异的说,“你看起来可不像骑这种车的人。”


“你也管她叫‘她’。”斯考特耸耸肩,蓝眼睛里盛着雀跃的光芒,“想不想试试?”


当罗根坐在后座和斯考特以绝对在两百迈以上的速度飞驰出车库的时候,他严重怀疑自己脑子可能坏了,不然就是上次斯考特注射给他的致幻剂根本没被他代谢掉而是顽强的影响着他的神经,他应该在刚才就抢走这辆宝贝的驾驶权,这他妈的实在是太爽了。


在外面爽完之后,罗根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注意。


 

**


第二次动脉吸血时斯考特总算没有显得十分抗拒,毕竟罗根已经证明了他的不死之身。


斯考特靠在罗根的颈侧,紧张的吞咽了一下,伸出自己的獠牙。


这次感觉比上次好多了,有意识的斯考特起码知道轻重,罗根几乎没怎么觉得疼痛,当然了,致幻剂的影响依然存在,斯考特也依然在血液的诱惑下逐渐迷失,罗根早在一开始就把手按在斯考特的肚皮上,等到差不多把斯考特喂饱了,罗根才捏着他的下巴把自己从斯考特的嘴下解救出来——说解救也不准确,毕竟罗根才是掌握主导权的那个。


斯考特趴在罗根怀里渐渐恢复神智,对着罗根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


 

罗根骑着摩托到学校接劳拉,劳拉刚把一个魅魔幼崽吓哭,看见老爹过来立刻上车,罗根很酷地戴上一架深红色的墨镜,劳拉乐意效仿他那炫酷的行径,从自己的牛仔外套里面掏出她的儿童墨镜架在眼睛上。


父女俩十分酷的飙车离去。


罗根对偷斯考特的车毫无愧疚之感,劳拉显然天性随她老爹,对于罗根把别人的车搬上自家卡车后备箱这件事喜闻乐见。而艾利克斯还一无所知的支付了三千金币的报酬。


一个月后罗根前来归还没油的机车,迎来的是斯考特杀气腾腾的一脚。


干完一架之后罗根感觉神清气爽,一种奇异的安定感从他的内心深处升起,而劳拉背着他又去吓唬学校的小朋友了。


斯考特因为罗根一声不响偷他车的行为而看罗根老不爽了,估计正十分后悔为啥要把他的好姑娘介绍给罗根这个混蛋。


当然罗根的喂食工作并不会因为斯考特的恶劣态度而停止,而斯考特也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能安分那么一会儿任罗根摆布。


这种勉强算作规律的生活让罗根像只有所依靠的风筝,把自己收收放放,而萨默斯庄园和泽维尔学院就像是他的风筝棒,无论他以怎样的面貌归来,查尔斯都会微笑着欢迎老战友,斯考特则总是假装嫌弃的把机车钥匙扔给他要他给那美妞好好加油,而艾利克斯会看在弟弟日渐健康的身体状况上,给罗根一点好脸色。


也许我该呆在这儿。罗根站在校门口叼着雪茄深沉的想,劳拉在他身后叼着巧克力蛋卷,脸色和他一模一样的沉重。


几个外出归来的学生向他们打招呼:“你好,罗根先生,小劳拉。”他们对每个月都要来这儿的罗根父女已经十分熟悉了。


劳拉伸出爪子表示对这个称呼的抗议。


罗根看着几个种族不同的学生打打闹闹地跑进学校,伸手把雪茄从嘴里拿出来换了个角度塞进去,转头问学着他的动作的劳拉:“你想在这儿上学不?”


劳拉抬头看着他。


罗根接着说:“你在这儿能随便吓唬小朋友,可以没事就去骚扰查克办公,每天都有一个小时可以听瘦子念酸唧唧的诗。”


劳拉盯着他。


“好吧好吧。”罗根揉了揉劳拉的头发,“我当然也会呆在这儿。”


“成交。”劳拉拍了下罗根放在她头上的手,就当做是做成生意的击掌,率先朝学校里面走去。


罗根低头笑了一下,快步跟在她后面。


斯考特已经站在里面迎接他们俩了,他对着罗根挑了下下巴,笑着问:“小贼,又来还车?”


“才不。”罗根说,“我是来给劳拉办入学手续的。”


斯考特愣了一下。


罗根上前一把勾住斯考特的肩膀,愉快的说到:“你们学校还缺教师不?”


END


评论(5)

热度(96)

© 皮皮pp不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