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pp不皮皮

【狼队】傻瓜罗根

《旧时光》参本短片其二

*注:《call me maybe》的MV梗

**

“那是个完美的女人,她的身材和她的头发一样火辣,性格也是。”罗根把一杯威士忌推到斯考特面前,自己另外给自己倒了杯别的。

斯考特显得兴致缺缺,虽然他俩哥两好到可以讨论看上的姑娘,但是真的,斯考特一点都不关心罗根的淫乱私生活,就算罗根睡了总统的女儿只要他没动不动脱离团队,一切好说。

“你最好关心关心下一场演唱会,托运乐器的费用可不少,而且机场的搬运工通常不懂得什么叫做‘贵重物品’。”斯考特冷淡的说。

罗根笑了一声,随手点了颗雪茄,满不在乎的说:“那是你该关心的事,队长,我只负责唱歌。”

“但你是乐队的一员,你不能对乐队毫不上心!”斯考特被他挑起了怒火,在乐队组成之后的五年里,类似的争吵和发怒几乎每天都会出现一次。

罗根眯起眼睛,他冷下脸伸手拽住斯考特的衬衣领子,压低声音说道:“当初是你求我加入的,别再给我讲什么团队合作的屁话,我随时都能退出。”

斯考特冷硬的将领子从罗根手里抽出来,僵直了身体整理好衬衫,一言不发的起身离开了。

罗根半是愉快半是恼火的哼了一声。


**

“X战警”乐队成立之初,斯考特一个人担任队长,主唱,吉他手,作词作曲的工作,乐队的鼓手是一个白发的黑人性感美妞,她的雷霆鼓声一度为乐队造势,键盘手是个富二代,当然了沃伦用他的技术证明了他不只是个富二代,还有贝斯手,是个腼腆的基督男孩儿,但每当演出时,他爆发出的热情和汗水总是让人深受感染。

原本一切都非常美妙,乐队刚刚出道的时候大受好评,无论成员的颜值还是音乐的质感都为人称赞,但显然身兼数职让斯考特的身体出了不少的问题,他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花很长时间调剂团队以及词曲创作,然后还有身为主唱的个人练习,他需要在舞台上带动观众的热情,在这点上面他总遭人诟病,不少人认为他的台风太过拘谨不符合他歌曲的爆发式节奏,这让斯考特苦恼了很久。

很快,疾病找上斯考特,他患上了低血糖和胃炎,短时间里连瘦了十磅。

最后他只能找个人代替他的某一个职位。

他找到了罗根。

罗根和斯考特从小相识,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邻居,他们为了姑娘打过架,但是同时也为对方和混混打过架,在某种意义上,他俩关系不错,更何况,斯考特知道罗根唱歌有多棒。

“休想。”罗根搂着金发辣妞躺在卡座里,“金刚狼是独行侠。”

“但是罗根,我需要你。”斯考特真诚的注视着他,罗根能从那蓝的过分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

“好吧。”罗根妥协了,“是你求我的。”

斯考特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罗根的出现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斯考特的工作量,让他只需要做好队长和创作的工作,而少去思考台风问题,因为罗根显然更加适合生活在舞台上,无论是外放式的台风还是磁性的歌声都是为这个摇滚舞台而生的。 


当然了,他在加入一个月就搞出几出绯闻的事儿,就暂且当做没有发生。 


但是在罗根三番五次在表演的关键时刻消失去干别的什么狗屁事的时候就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了。罗根这不负责任的行为给整个乐队迎来了不少嘘声,虽然斯考特暂时重担主唱也毫无问题,但是问题是,这让斯考特觉得他的团队有一种快要分崩离析的隔阂感——针对罗根。 



** 


琴是罗根的新邻居,那个“身材和头发一样火辣,脾气也一样”的完美女人。 


罗根显然对她一见钟情,至少罗根自己是这么认为,但是认识他的都知道其实他只是想和任何一个美人来上愉快火辣的一炮而已。 


相比罗根的兴致勃勃,琴对罗根的态度显得彬彬有礼,她似乎的确有被罗根“坏男孩儿”的气质吸引,但是相反的,她没打算和罗根有进一步的接触。 


罗根有些挫败,一度以为自己“行走荷尔蒙”的称号要不保了,但是斯考特表示“算了把你这到处发情的大型犬”,这让他觉得恼火的同时觉得自己的魅力还在。反正没什么能阻挡金刚狼的脚步,除非他自己调转方向。 


在一系列明里暗里的试好统统作废之后,他再度约了忙成兔子的小队长出来喝酒,斯考特对罗根这种一有烦心事就乐意找他喝酒的习惯非常不满,因为一般情况下,他们任何请客喝酒的场合都会吵起来,这对两个人一点帮助都没有。 


但是罗根才不是会在乎这种事儿的人,他乐意喊斯考特出来斯考特就必须得出来,就算最后酒钱他结吵架吵得头发掉光,他也乐意。 


“金刚狼也有受挫的时候?”斯考特嘲笑罗根。他俩正并排坐着,手臂挨在一块儿,罗根弓着背喝闷酒,斯考特乐得看罗根吃瘪。 


“闭嘴,瘦子。”罗根瞪了斯考特一眼,但是酒精让他的眼眶发红,看起来就像是要哭,斯考特顿时笑了出来,洁白的牙齿咬着嘴唇,看起来可爱死了。 


见了鬼的可爱!罗根盯着斯考特的脸,觉得自己一定是喝酒喝疯了。 


“你也别太担心。”斯考特拍拍罗根的背,“下次你可以领她来看我们排练,她一定会喜欢的,想想你那些疯狂地女粉丝?到时候你就能把电话号码给她了。” 


“哈!电话号码!”罗根嘲笑的感叹,“这就是你这童子军想得到的最潮的方式?” 


斯考特立刻紧绷嘴角,含怒的看着罗根:“我会让你在酒杯里面被溺死的。” 


不得不说,斯考特的计划还是有点效用的,琴在罗根邀请她的时候格外惊喜,十分爽快地答应了。斯考特也提前和乐队成员打了招呼,配合罗根让他成功约炮,然后少在那儿没事打扰忙的要死的斯考特。 


排练因为一个观众的加入做到和舞台一样的完美,罗根不由有些沾沾自喜,他和琴聊了几句,队友们正忙着收拾乐器,还有一下午的时间用来排练,趁着罗根在那儿谈情说爱,他正好能保养一下他们的小宝贝们。 


“这很棒,罗根。”琴赞美道,“这是我看过的最完美的演出。” 


罗根得意的挑了下眉毛,欣喜的说:“谢谢。”然后他转身去拿纸笔,“你等我一下。” 


琴点点头,往他的队友那边走过去。 


斯考特疑惑的看着朝他走来的琴,礼貌的询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不,没什么。”琴说,她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条,塞在斯考特的手里,“这是我的电话,有空可以打给我。” 


“呃……”斯考特吃惊的睁大了眼睛,这让他看起来愚蠢的可爱,但是琴显然喜爱他这种可爱的样子,她倾身在斯考特脸上留下一个吻。 


“你干什么!”罗根一把拉开他们,抽走斯考特手里的纸条把它揉成一团废纸,斯考特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罗根就已经怒气冲冲用手抹掉了他脸上的口红印,“听着瘦子!她是我的目标!” 


琴抗议的说:“但斯考特是我的目标。” 


罗根转过头对她怒目而视,琴毫无畏惧的直视他:“你不该因为我喜欢斯考特而生我的气!”她突然愣了一下,然后噌得发起火来,“滚蛋吧罗根!你就是在耍我!不然你就是个傻瓜!” 


“嘿!”斯考特说,“我作证罗根是认真的,他至少的确在认真尝试约你。” 


“没在帮忙——斯考特。”沃伦拖长调子打趣。 


欧罗罗翻了个白眼,做了个“白痴”的口型。 



** 


下一场演唱会在加拿大,罗根的故乡。乐队准备好行李和乐器做好登记准备,罗根和斯考特沉默着各自过安检——自从上次乌龙事件之后他俩几乎没说一句话,见面除了排练就是互相往对方脸上招呼拳头。罗根显然对琴选择了斯考特而不是他自己这件事接受不良,并且感受到了侮辱,无论如何他才是最好的人选,而斯考特,他身边根本站不了任何人。 


而斯考特他无辜——好吧至少曾经无辜,自从他在罗根试图和他无缘无辜打架之后用更狠的拳头招呼回去之后,他就不再那么无辜了。 


他们的队员对此视而不见,欧罗罗和沃伦看得可清楚了,只有库特十分紧张领队和主唱的关系,但是沃伦害怕他受伤,坚决阻拦他去拦架的行为。 


斯考特为了和罗根冷战,特地把两人的座位排开,为了公平,他让罗根坐在最后一排,自己坐在最前边,队友们在最中间。 


斯考特的邻座是个肥胖的中年妇女,飞机刚起飞就变得脸色苍白,斯考特很担心她,为她向空姐要了一杯柠檬水。 


“您还好吗,夫人?”斯考特忧虑的问。 


女士扶着额头和胃,无精打采的说:“我有点晕机,让我睡一会儿就好了。” 


显然睡一觉没能让她变得更好,她在飞机的一个小颠簸中吐了出来,斯考特手忙脚乱的帮忙,空姐也立刻赶来清理口吐物,女士在空姐的陪同下去厕所解决呕吐问题,而斯考特只能捏着被弄脏的T恤发愁。 


这个小骚乱引起了不少人的主意,罗根第一时间发现了斯考特的窘况,他皱着眉头看着斯考特走进男厕,花了点时间才出来,白T恤上有一大块明显的水迹,湿漉漉的布料贴在他有着匀称肌肉的身体上,有几个大胆的年轻的女孩儿甚至吹起了口哨。罗根烦躁的想要杀人,倒不是说他真能这么干。斯考特对此毫无知觉,他体贴的帮助空姐处理地面和椅子上的秽物,腰间的皮肤从衣服里露出来,正好给走道两侧的乘客看了个精光。 


罗根觉得他已经忍不了了,斯考特这个烦人的好好先生从来不会在意自己正处在什么氛围下,他敢打赌得会儿下了飞机有几个坏女孩儿会偷偷给斯考特塞纸条(罗根坚信自己也是,毕竟有几个女人正热情似火的看着他)。罗根站起来,大步走到机舱最前边,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埋头清理的斯考特头上。 


斯考特转头看了他一眼,心安理得的把外套穿上身。 


罗根从鼻腔里不屑的哼出声:“嗯哼,烂好人先生。” 


“你才是,罗根。”斯考特的声音听起来挺高兴的。罗根无奈地耸耸肩,蹲下来抢过空姐手里的卷纸接手了工作。 


空姐感激的看了他们一眼,拿出另一卷纸一同清理。
好在秽物很快就清理干净了,那位晕机的女士也在厕所呕吐完了,被扶着回到座位,她无力的对斯考特和罗根表达感谢。 


罗根看了眼斯考特,回到了自己的位子。 


“你的男朋友很爱你。”女士还很虚弱的说,“你们其实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为什么不坐在一起呢?” 


斯考特惊掉了下巴,慌乱的否认:“不是,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 


“别否认,孩子。”女士说,“我看得出来,我和丈夫年轻的时候也总闹矛盾,但是没有人能永远合拍,最重要是对互相的爱。”她露出了幸福的神色,这让她惨白的脸颊红润起来,“明天是我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他出差了,我决定拿我自己做那个礼物。” 


“哦,你们可真是甜蜜。”斯考特干巴巴的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和罗根该死的不是一对也没有因为什么奇怪的误会而闹矛盾——好吧,有。 



** 


在斯考特找罗根谈话之前,罗根先一步约他去喝酒。这毫无新意,罗根约斯考特出去除了喝酒不会有别的。他们到了加拿大之后暂住罗根的老家,反正他们就要在这附近的剧院演出,这是最便捷和省钱的住处。 


“有什么要聊的吗?”斯考特晃了晃杯子里的冰块,转头盯着罗根。罗根还在抽他那该死的雪茄,这让他看起来更像黑帮老大而不是乐队主唱。 


“你知道冷战没意思对吧。”罗根说。 


斯考特表示赞同。 


“好,那就算我们和解了。”罗根擅自和斯考特碰杯。斯考特挑眉笑了起来,眼睛蓝的放光,罗根不乐意看他那副可爱的愚蠢模样,转过头假装一切都挺不错的。 


两人喝酒喝到深夜,过几天就要开演唱会了,按理说不该怎么放肆,但是管他呢,罗根才是那个负责告诉别人什么叫做放肆的人,他就是放肆本身,他按着要拍屁股走人的斯考特拼命灌酒,老家的啤酒让他有种上了天堂都不会有的温暖感觉,他大声嚷嚷出来,斯考特被他烦的使劲踢了他一脚:“见鬼的,你这醉鬼!”

 
“算了吧,瘦子。”罗根趴在桌子上说,“你他妈才是醉鬼。” 


斯考特呸了一口(平时他绝对不会这么做),假装自己还很清醒:“滚吧傻蛋,你要是喝伤了喉咙,我要你好看!” 


最后两个人趴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酒保只好打电话给他们手机通讯录上的人,叫人过来把这两个醉汉搬走。 


沃伦充满怨言的带着库特过来搬人,搬斯考特的时候还算轻松,而罗根真他妈的该死的重,最后酒保也加入运输队伍才勉强把罗根这块大型秤砣搬上车后座。
“他们今天没打架吧?”库特紧张的问。 


酒保数着钞票说道:“没,他们就差开房了。” 


沃伦直接拉走了局促的贝斯手。 


第二天罗根和斯考特不得不顶着醉宿的脑袋排练。为此他们就着昨天他妈的到底为什么喝这么多而大吵了一架。 


“总有一天罗根这傻瓜会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的。”欧罗罗叉着腰看两个大男人像小姑娘似的争吵不休。 


沃伦在擦他那架死贵死贵的电子琴,假装罗根和斯考特其实没在这儿。 


库特看起来担忧极了,随时准备上去拉架。 



** 


演唱会举办的同时他们也要发布新歌,因为罗根动不动跑路的尿性,以及斯考特用才华和颜值吸引的大批粉丝,乐队决定尝试双主唱的形式,当然了,名义上是这样的,实际上,在歌词分配上还是罗根占主要部分,斯考特负责难得抒情的和和声的部分。 


当然了这个新资讯的透露获得一大帮粉丝疯狂的点赞,同时也大大考验了斯考特和罗根的默契程度。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俩单独泡在录音室里练习好好的和对方唱歌而不是互相给对方挑一些莫须有的刺。这种糟糕情况直到欧罗罗忍无可忍的亮出脚上十五厘米的细高跟才有所缓解。 


事实上,两人的歌声十分和谐,只要他们不随便攻击对方以及用小动作干扰对方,总而言之,为了伟大的摇滚乐,他们总算肯为新专辑好好相处那么几首歌的时间。 


直到演唱会之前,他们都在练习好好相处,好在成果相当不错,欧罗罗拿他们最好的一次录音做好了新歌的音频。 


演唱会如期举行,“X战警”的粉丝基数很大,更何况这是罗根的老家,罗根是不少加拿大少女的怀春对象。
不过斯考特在后台化妆的时候遇到了点儿小难题,因为今天的演出是头一次以双主唱的形式展现,斯考特的造型必须比以往更加特殊一点儿,但是说真的,斯考特那张纯真大男孩儿的脸孔实在太过具有欺骗性了,他又不能像罗根似的打扮成狂野男人,这让化妆师有点举棋不定。 


罗根最烦化妆师这点磨磨唧唧的考虑了,他随手从道具里拿了副墨镜强硬的戴在斯考特脸上,不耐烦地说:“遮住就不用化妆了!” 


斯考特纠结的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罗根给他拿了副镜片相连的眼镜,这让看起来更加冷酷,还不赖,他站起来,随便从架子上取了件皮质的长风衣在身上,助理和化妆师认命的找了些金属小装饰扣在衣服上,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机车男孩儿。 


罗根靠在门口等他,隔壁的沃伦和库特也做好造型等在外面,斯考特走出去,挎好吉他,直到欧罗罗也准备好了才做了个出发的手势。 


架子鼓和电子琴已经在升降台上摆好,几人依次按照队形站好,这次斯考特得和罗根并排站着。 


“准备好了吗?”斯考特问。 


罗根双手插兜,冷哼了一声:“别告诉我你紧张。” 


斯考特抿了抿嘴,最后露出一个罗根每次看到都会觉得该死的可爱的笑容。 


“开始!” 


伴随着炫技般的乐声和粉丝们疯狂地尖叫,“X战警”缓缓登上舞台,罗根在前奏之后用嗓音再次赢得一波尖叫,他和斯考特紧靠着,感受着斯考特指尖悦动的每一个音符和自己的声音融合在一起,这是他每次演出最满意的部分。 


直到斯考特也开口和罗根一起唱歌,爆炸的音乐骤然响起,粉丝迎来今夜的第一个绝妙惊喜。 


歌曲进入到了抒情的副歌部分,斯考特的独唱,罗根接过斯考特身上的吉他,让斯考特站在他原本的站位上。斯考特柔情的嗓音敲击在他的鼓膜上,透过返耳,他能听得清斯考特每一个咬字的颤音,这种奇异的充足感让他头脑发热。 


斯考特完成了一个高亢的高音,接下来是罗根接棒,他冲过去和另一个主唱击掌 ,而罗根突然拉住了他的手把他拉进怀里。 


欧罗罗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把间奏拉长。罗根用力的抱着斯考特,说:“我得说,我说的没错,你身边不能站任何人,因为我才是最好的人选。” 


“如果你脑子还清楚,我们还戴着麦呢!你这傻瓜!”斯考特咬牙切齿的说。 


“你是对的。”罗根说,“而你是个混蛋。” 


全场尖叫,嘹亮的口哨声几乎要掀翻剧场的屋顶。 



** 


第二天的新闻让斯考特的脸色变得非常精彩,并且直到两人结婚,斯考特也不愿意谈论之后他们到底干了些什么,而没人愿意听罗根讲述一些应该放在色情网站上的东西。 


至于琴,虽然罗根还是挺喜欢她的(虽然该说谢谢),但她显然决定和罗根老死不相往来,不过好在欧罗罗弥补了她受到伤害的内心。 



END


嗯,真正傻的其实是我_(:_」∠)_

评论(4)

热度(139)

© 皮皮pp不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