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pp不皮皮

【狼队】邻居和他(不爱说话)的女儿(1)

无数个脑洞只写出了这个=-=

普通人AU基本上是养娃(劳拉)然后顺便让两个大人谈谈恋爱……

就在想怎么样才能让劳拉变成开朗(ooc)的小女孩儿呢

这篇没有大纲……就是很无聊的日常

顺便,随缘刚好没几天怎么又……

---------------------------------------------------

今天注定不是平常的一天。

斯考特收拾好自己的公文包打开门打算开车去上班的时候这样想到,毕竟不是每一天都能在这上班的关键时刻在自己的家门口遇见一个落魄的小女孩儿。

“你是谁?”斯考特迟疑了一下问到,他确定他的学生里没有这样的姑娘(开玩笑他在大学任职),也没有哪个同事的家里有这么大的女儿——艾瑞克的小女儿妮娜不算,不管是他自己还是查尔斯都不会放任小姑娘一个人跑出来的。更何况眼前的女孩儿有着尖刀般锐利的眼神,穿着发皱的T恤和连帽外套,牛仔裤看起来又脏又旧,警惕的攥着手里的背包。

斯考特一点也不想知道是什么让这么小的小女孩儿拥有了这样的眼神,他柔软的内心被轻柔的拨动了,虽然久久得不到对方的回答,但他没有生气,只是耐心的换了个问题:“需要我的帮助吗?”

小姑娘终于有点反应了,她点点头,长发凌乱的晃动到眼前,她不耐烦地把它们抓到后面去,皱着眉头从包里翻出一张皱巴巴的纸,走到斯考特身前举给他看。

“泽维尔青少年天赋学院……我们学院的学生?”这是泽维尔大院的附属学校,因为校长是同一个人,所以理论上是一个学院,斯考特抓抓头发,看着小姑娘故作老成的把纸条塞回书包里,他叹了口气,问,“你要我带你去那儿?是新的转学生吗?”

小女孩儿点点头,仰着头凶狠的看着他,与其说是请求帮助,不如说是在胁迫,不过斯考特只是皱了下眉,最终还是同意带这个小女孩儿去学校。斯考特已经能看到他上班迟到的结局了。

在车上给校长,他的养父,顺便就是那个无所不能查尔斯去了个电话解释迟到理由,半道上看着坐在副驾驶的小姑娘盯着路边的热狗店猛瞧,斯考特干脆下车带着她去挑热狗,顺便在心底问候一下她不负责任的父母。

拿到超大份的热狗之后小姑娘显得比之前开心了很多,不过在她一边吃热狗一边抱着背包的时候,她那头乱糟糟的长发总是不长眼的落在眼前。斯考特只好再次叹气,拐进一家饰品店买了一根蓝色的橡皮筋和一把梳子,蹲下来给小姑娘把头发梳梳好,顺便扎了一根方便活动的麻花辫。

小姑娘愣愣的摸了摸脑袋后边整齐的发辫,背包带子挂在手肘,咬了几口的热狗停在嘴边,斯考特看着她呆滞的样子只觉得可爱,上前拉住她的手,把她牵上车,直到这时候她才回过神,在斯考特给她系上安全带之后才开始继续咬她的热狗。

开到校门的时候斯考特惊讶的发现查尔斯正等在门口,小姑娘显然认得查尔斯,激动在座位上手舞足蹈,斯考特停稳车,抽了张餐巾纸按住忙着摆脱安全带的女孩:“看你吃得满脸都是,等我给你擦干净再下车,你总不想在第一天就被同学嘲笑吧。”

女孩儿仰着脑袋眯着眼睛被斯考特伺候着擦脸,看起来就像只天性高傲的喵咪,斯考特忍不住微笑了一下,擦完脸之后顺便帮她解了安全带。

“劳拉。”小姑娘突然说了一句,然后迫不及待的下了车奔向校门口的查尔斯,斯考特花了一秒钟来反应这是小女孩儿的名字,他笑了一声,和养父点点头,启动车子去上班。

因为难得一见的迟到,斯考特免不了被同事八卦了一番。他生无可恋的再次强调:“只是一个从没见过的女孩儿。”

“你以为我们会信吗?”沃伦露出一个“原来你是这种人”的表情,兴致勃勃的调侃到,“无人的早晨,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儿不找别人偏偏找你,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她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

“少放屁。”斯考特回敬了一句脏话,“我的私生活非常干净,而且我才二十七,劳拉看起来已经有十二岁了。”

“但她还认识查尔斯,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沃伦眨眨眼,他总喜欢把一些简单的事复杂化,就好像自己掌握了所有八卦似的。

“查尔斯的朋友很多,没什么奇怪的。”斯考特不以为意的说。

第二天早上,他正要准备早餐——培根煎蛋三明治和蜂蜜水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斯考特打着呵欠去开门,是劳拉和一个高而且强壮的男人,斯考特猜测是劳拉的父亲,他停顿了一下,说:“早上好劳拉,早上好先生,有什么事吗?”

劳拉把橡皮筋举到他眼前,指了指自己的长发,斯考特注意到今天她换了一套崭新的衣服,她现在看上去干净可爱,虽然眼神还是十分锐利,但已经不像昨天那么紧绷了。

“谢谢你昨天送劳拉去学校。”男人说,“罗根。”

“不用谢。”斯考特伸出手,“斯考特。”

罗根迟疑了一下,才去握斯考特的手,显然对这种礼貌客套的人际交际不感兴趣,但鉴于斯考特昨天帮了个忙,所以勉强给个面子。

“劳拉。”劳拉突然说到。

斯考特愣了一阵,才意识到昨天自己没做自我介绍,而劳拉显然对这等不公平的待遇感到愤怒,于是他同样伸出手,重新介绍自己:“斯考特。”

劳拉像个大人似的和斯考特握握手。

斯考特带着父女俩进屋,罗根很不客气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房主人穿着睡衣在客厅的椅子上给劳拉梳头发,只用了五分钟就把他折腾了一早上都没搞定的小辫子完成了。

“吃早饭了吗?”斯考特问。

劳拉摇摇头,肚子配合的咕叽了一声,斯考特笑了一声拍拍她的脑袋,回过头谴责的看了罗根一眼,罗根摸摸鼻子,瞪了回去。

反正斯考特正打算做早餐,就是今天早餐的量大了些。他让劳拉在餐桌边做好,自己去厨房料理早餐,当然还是培根煎蛋三明治,但考虑到罗根看起来食量不小,就又多烤了几片面包和培根,顺便从柜子里找出麦片,希望小孩儿喜欢这个。

端着早饭出来的时候斯考特好笑的发现罗根已经很不客气的自觉等在餐桌边上了,正和劳拉进行着大眼瞪小眼的比赛。

劳拉出人意料的喜欢麦片,几乎在斯考特把它摆在她面前的第一时间就抄起勺子舀了一大勺。

而罗根依旧那这儿当自己家似的自行拿了几个三明治:“有啤酒吗?”

“没有。”斯考特到蜂蜜水的动作迟疑了一下,完全不理解怎么会有人在一大早就要求啤酒佐餐的,“蜂蜜水要么?”

罗根立刻露出“开什么玩笑你是小孩儿么竟然喝这个”的嫌弃表情。

斯考特觉得自己把他放进来就是个错误。

大概是斯考特脸色不妙而罗根自己又吃人手短,所以最后还是同意来一杯小孩儿喝的蜂蜜水。

“我们昨天才搬过来。”罗根站在门口说,“我有时候工作很忙,所以有空帮我照看一下劳拉。”

斯考特点点头,基本已经在刚才猜到对方单亲家庭的情况了。

告别了罗根父女,斯考特换下睡衣准备去上班,看了看手表,今天恐怕又不能准时上班了。

tbc.


评论(19)

热度(97)

© 皮皮pp不皮皮 | Powered by LOFTER